您的位置:深入经藏 → 读诵经典 知正法律 → 【 《佛说孛经》吴•支谦•译 】

《佛说孛经》吴•支谦•译

     日期:2012/7/13

闻如是。一时佛在舍卫国。太子名祇,有园田八十顷,去城不远,其地平正多众果树,处处皆有流泉浴池,其池清净,无有蚑蜂蚊虻蝇蚤。居士须达,身奉事佛,受持五戒:不杀、不盗、不婬、不欺、不饮酒,见谛沟港,常好布施,赈救贫穷,人呼为给孤独氏。须达欲为佛起精舍,周遍行地,唯祇园好,因从请买。

太子祇言:能以黄金布地,令间无空者,便持相与。

须达曰:诺!听随买数。

祇曰:我戏言耳!

讼之纷纷,国老谏言:已许价决不宜复悔。遂听与之。

须达默念:何藏金足?

祇谓其悔:嫌贵自止。

曰:不贵也。自念当出何藏金耳。即时使人象负金出,随集布地,须臾满四十顷。

祇感念佛必有大道,故使斯人轻宝乃尔。祇曰:教齐是止,勿复出金,园地属卿,我自欲以树木献佛。

因相可适,便立精舍已。各上佛,佛与千二百五十沙门俱止其中,是故名祇树给孤独园也。

其王名卑先匿,举宫中及人民皆共事佛,奉诸沙门衣食、床卧、疾药所宜。世无佛时,诸异皆兴,譬如昏夜,炬烛为明。天下有佛,众邪皆歇,喻若日出,火无复光。国中本共事五百异道人,异道众邪是时皆废。诸异道人乃共嫉妒,谋欲毁佛,以望敬事。其女弟子名孙陀利曰:师莫愁也。我能令人不复敬佛,事师如故。便从今始,欲日日粧梳衣服,往诣佛诸沙门所。至一月后,可默杀我,埋祇树间,佯行求索。众人当言:数见此女往来精舍,即诣王告,乞吏搜索。啼哭出尸,道其婬乱无戒行意。国人闻是,必当舍佛来事诸师。

诸师曰:善!女如其言往来一月,师使四人共杀埋之。分布求已,诣阙告言:生亡一女,众人悉见日日往来诸沙门所,乞吏搜求。

王即敕外部吏与行。诸师乃佯徘徊再三过,出尸舆载,遍行啼哭曰:沙门之法戒当清净,反婬人妇,恐事发觉杀而藏之,有何道哉?

国人闻此多有信者,惟得道之人知诈伪耳。佛于是乃敕诸沙门:且勿入城,七日之后,事情当露。至八日旦,佛使阿难至巷说曰:妄语谗人,天令口臭;诈诬清白,死入地狱;痴虐自怨,长夜受苦。国人闻是语,皆相谓曰:沙门必清净,故佛说此语耳。

王使人微密伺之,见异道家窃相劳贺,共赐四人。异道人法,知经多者得分多,一人顽闇得分独少,怒曰:当反汝事,自共杀人而诈诬佛,反与我少!伺人得之,牵将上闻。到以实对,即收谋者。

王与群臣俱出诣佛,给孤独氏、诸清信士及国人民无数皆行诣佛。到已作礼毕,各一面坐。

王叉手白佛言:间闻此谤,莫不罔然,惟佛至真,清净无量,不识其故,何缘有此?

佛告王曰:诽谤之生,皆由贪嫉,而此久有,非适今也。

王曰:愿欲闻之。

佛言:宿命无数世时,我为菩萨道常行慈心,欲度脱万姓。时有蒲邻奈国,广博严好,人民炽盛。中有梵志姓瞿昙氏,才明高远国中第一。有三子,其小子者端正无比,父甚奇之,为设大会,请诸道人、中外亲戚,抱儿示之。众师相曰:是儿好道,有圣人相,必为国师,因名为孛。

孛幼好学,才艺过人,悉通众经及天下道术九十六种。死生所趣、山崩地动、灾异祸福、医方镇厌,无所不知。能却婬心,消伏蛊道。武略备有,而性慈仁。瞿昙没后,二兄嫉之,数求分异,曰:孛幼好学,事师消费,与分当少。母怜念之,数晓二子,二子不止。孛见兄意盛,自念人生皆为贪苦,我若不去者,兄终不息。因自报母,求行学道,母便听之。

孛即去近明师作沙门,于山中自得四意止:一慈众生如母爱子;二悲世间欲令解脱;三解道意心常欢喜;四为能护一切不犯。复得四意,诸佛所誉:一制贪婬;二除恚怒;三去痴念;四得乐不喜,逢苦不忧。又绝五欲:目不贪色,耳不贪声,鼻不贪香,舌不贪味,身不贪细滑。能以智慧方便之道,顺化天下使行十善,孝顺父母,敬事师长。诸疑惑者令信道德,知死有生,作善获福,为恶受殃,行道得道;见忧厄者为解免之,疾病者为施医药。服孛教者,死皆生天。其有郡国水旱灾异,孛至即平,毒害悉除。

时有大国,安乐饶人,王名蓝达。所任四臣专行邪谄,婬盗奸欺,侵夺无厌。民被其毒,王不觉知。孛愍伤之,往到城外,从道人沙陀寄止七日,乃入城欲乞食。王于观上,见孛年少,仪容端正,行步有异,心甚爱敬,即出问讯。王曰:愿道人留住,我有精舍,近在城外,可于中止,当给所须。孛曰:诺。

王喜曰:意欲相屈,明日已去,日日于宫食。孛曰:善。

王还向夫人说:孛非恒人,汝明日当见之。夫人心喜。床下有犬,犬名宾祇,闻之亦喜。

明旦孛来入宫,王与夫人迎为作礼,与施金床、氍毺[翕*毛][登*毛]。孛欲就坐,犬前舐足。王自起行澡水,敬意奉食。已而俱出到外精舍,孛为王说治国正法,王大喜欢,因请孛留,令与四臣共治国事。

四臣愚怯,不习战阵,自知贪浊,常恐王闻。一臣曰:人死神灭,不复更生。一臣曰:贫富苦乐,皆天所为。一臣曰:作善无福,为恶无殃。一臣自恃知占星宿。然皆佞谄,不为忠正。

孛性聪明,高才勇健。仁义恭敬,信顺寡言;言常含笑,不伤人意。清净无欲,节色少事,其政不烦。豫知灾异,能役使鬼神,却起死人。爱民如子,教之以道:不得酗[酉*永]、游猎畋渔、弹射鸟兽、杀盗婬欺、谗骂佞嫉、诤怒妖疑,皆化使善。其为政后,国界安宁,风雨时节,五谷丰熟。众官承法,不复扰民。孛体无为,独贵奉佛,沙门四道朝暮诵习。及其姊子,亦贤有志,常师仰孛。国好学者,多依附之。王无复忧,一以委孛。

四臣畏忌,不得纵横,兴嫉妒意,谋欲治孛。共合财宝,人一亿数,伺王出时,以上夫人而自陈曰:臣等至意,奉家所有,及身妻子当为奴婢,欲白一事,愿蒙听省。

夫人贪得,受其好宝,答谢四臣曰:便可说之。

四臣对曰:王所幸孛,被服粗陋,似乞人耳!见任过重,不念国恩,日道夫人恶,教王远房室。窃念夫人宜及少壮,当有立子,今若失时,则绝国嗣。愿熟思惟,不除孛者,恐后有悔。

夫人恚曰:王信此人,不知其恶,各且还归。今自忧之,比令明日,使不见孛也。

夫人遣四臣出,即以栀子黄面,乱头却卧。须臾王还,内妓白王:夫人不乐。王素重之,入问再三,夫人不应。王即怒曰:何人有罪应诛戮者,汝欲使我罪谁那尔?

夫人垂泣曰:王会不用我言耳。

王曰:便说,不违汝也。

夫人即曰:王旦适出,孛来谓我:今王老耄不能听政,国中吏民皆伏从我,可以图之,共此乐也!今反为此乞人所谋,我故愁耳。王闻是语,譬若人噎,既不能咽亦不得吐;不用恐悔,用之恐乱。念孛助我已十二年,常以忠正忧国除患。远近赖之,此国之宝,不可治也。

王曰:今治孛者,后必大乱,为万民故,且共忍之。

夫人便自掷床下,举声哭曰:不治孛者,我当自刺,自投楼下,不能见也。

王复晓曰:汝亦知法,此非小事,起共议之。夫人还坐。

王曰:道人不可刀杖加之,当以渐遣,稍减其养。明日来者,勿复作礼,擎捲而已;与施木床,于殿下坐;炊恶厮米,盛以瓦器。如是惭愧,极自当去。王说此时,宾祇不悦。

夫人明旦,即以王教具敕内厨。孛来入宫,宾祇于床下嘊喍吠之。孛见狗吠,夫人擎捲及所施设,即知有谋。自念:我欲无害于人,人反害我,如是当避入深山耳。小怨成大不可轻也,彼以阴谋我宜慎之!凡人身羸行正为强,今我自有食钵、水瓶、革屣、繖盖、漉水之囊,斯足用矣。孛食已,摄物欲去。

王惊起曰:是何疾也!顾谓夫人,乃使我失圣人之意。即前牵孛问:欲何之?

孛答曰:为王治国十二年矣,未曾见宾祇嘊喍如今也。是必有谋,故欲去耳。

王曰:实有!今见孛意,觉微甚明,愿自敕厉,当诛恶人,不须去也。

孛曰:王前意厚,而今已薄,及我无过,宜以时去。夫盛有衰,合会有离,善恶无常,祸福自追。结友不固,不可与亲,亲而不节,久必泄渎;如取泉水,掘深则浊。近贤成智,习愚益惑,数见生慢,疏则成怨。善交接者,往来以时,亲而有敬,久而益厚;不善友者,假求不副,巧言利辞,苟合无信。接我以礼,当以敬报;待我以慢,当即远避。有相亲爱,迥相憎者,爱时可附,憎不可近;敬以亲善,戒以远恶,善恶无别,非安之道!人无过失,不可妄侵;恶人事己,不可纳前。人欲疏己,不可强亲;恩爱已离,不可追思。鸟宿枝折,知更求栖;去就有宜,何必守常?朽枝不可攀,乱意不可犯;人欲相恶,相见不欢,唱而不和,可知为薄;人欲相善,缓急相赴,言以忠告,可知为厚。善者不亲,恶者不疏,先敬后慢,贤愚不别,不去何待?夫人初拜,今但擎捲,若我不去,将见骂逐。初施金座,今设木床;初盛宝器,今用瓦瓯;初饭粳粮,今恶厮米;我不去者,且饭委地。知识相遇,主人视之,一宿如金,再宿如银,三宿如铜。证现如此,不去何待?

王曰:国丰民宁,孛之力也。今弃去者,后将荒坏。

孛曰:天下有四自坏:树繁花果,还折其枝;虺蛇含毒,反贼其躯;辅相不贤,害及国家;人为不善,死入地狱;是为四自坏。经曰:恶从心生,反以自贼,如铁生垢,清毁其形。

王曰:国无良辅,实须恃孛,若欲相委,是必危殆。

孛曰:凡人有四自危:保任他家,为人证佐,媒嫁**,听用邪言;是为四自危。经曰:愚人作行,为身招患,快心放意,后致重殃。

王曰:我师友孛,常在不轻。当原不及,莫相捐去。

孛曰:友有四品,不可不知:有友如花,有友如称,有友如山,有友如地。何谓如花?好时插头,萎时捐之;见富贵附,贫贱则弃。是花友也!何谓如称?物重头低,物轻则仰;有与则敬,无与则慢。是称友也!何谓如山?譬如金山,鸟兽集之,毛羽蒙光;贵能荣人,富乐同欢。是山友也!何谓如地?百谷财宝,一切仰之;施给养护,恩厚不薄。是地友也!

王曰:今我自知,志思浅薄,听用邪言,使孛去也。

孛曰:明者有四不用:邪伪之友,佞谄之臣,妖嬖之妻,不孝之子;是为四不用。经曰:邪友坏人,佞臣乱朝,嬖妇破家,恶子危亲。

王曰:相与爱厚,宜念旧好,不可孤弃也。

孛曰:有十事知爱厚:远别不忘,相见喜欢,美味相呼,过言忍之,闻善加欢,见恶忠谏,难为能为,不相传私,急事为解,贫贱不弃;是为十爱厚。经曰:化恶从善,切磋以法,忠正诲励,义合友道。

王曰:四臣之恶,乃使孛恚,不复喜我。

孛曰:有八事知不相喜:相见色变,眄睐邪视,与语不应,说是言非,闻衰快之,闻盛不喜,毁人之善,成人之恶;是为八事。经曰:卒斗杀人,尚有可原,怀毒阴谋,是意难亲。

王曰:是我顽弊不别明闇,恶人所误遂失圣意。

孛曰:有十事知人为明:别贤愚,识贵贱,知贫富,适难易,明废立,审所任,入国知俗,穷知所归,博闻多识,达于宿命;是为十事。经曰:缓急别友,战斗见勇,论议知明,谷贵识仁。

王曰:自我得孛,中外恬安,今日相舍,永无所恃。

孛曰:有八事可以恬安:得父财,有善业,所学成,友贤善,妇贞良,子孝慈,奴婢顺,能远恶;是为八事。经曰:生而有财,得友贤快,诸恶无犯,有福佑快。

王曰:圣人之言,诚无不快。

孛曰:有八事快:与贤从事,得咨圣人,性体仁和,事业日新,忿能自禁,虑能防患,道法相亲,友不相欺;是为八事。经曰:有佛兴快,演经道快,众聚和快,和则常安。

王曰:孛常易谏,今何难留?

孛曰:有十不谏:悭贪,好色,朦笼,急暴,抵突,疲极,憍恣,喜斗,专愚,小人。是为十。经曰:法语专愚,如与聋谈,难化之人,不可谏晓。

王曰:如我憍恣,不能远色,孛得无为不复与我语乎?

孛曰:人不与语有十事:傲慢,鲁钝,忧怖,喜豫,羞惭,吃肕,仇恨,冻饿,事务,禅思;是为十事。经曰:能行说之可,不能勿空语,虚伪无诚信,明哲所不顾。

王曰:恶妇美姿,巧于辞令,如有外妷,卒何用知?

孛曰:有十事可卒知:头乱髻倾,色变流汗,高声言笑,视瞻不端,受彼宝饰,[门*视]看垣墙,坐不安所,数至邻里,好出野游,喜通婬女;是为十事。经曰:妇女难信,利口惑人,是以高士,远而不亲。

王曰:人情所近,亲信妇人,不知其恶。

孛曰:人有十事不可亲信:主君所厚,妇人所亲,怙身强健,恃有财产,大水渍处,故屋危墙,蛟龙所居,辜较县官,宿恶之人,毒害之虫;是为十。经曰:谓酒不醉,谓醉不乱,君厚妇爱,皆难保信。

王曰:如孛所语,爱习生恶,是可嫉也。

孛曰:可嫉有五:粗口伤人,谗贼喜斗,谯晓不媚,嫉妒咒诅,两舌面欺;是为五。经曰:施劳于人,而欲蒙祐,殃及其躯,自遘广怨。

王曰:何所施行,人所爱敬?

孛曰:爱敬有五:柔和能忍,谨而有信,敏而少口,言行相副,交久益厚;是为五。经曰:知爱身者,慎护所守,志尚高远,学正不昧。

王曰:何者为人所慢?

孛曰:见慢有五:须长而慢,衣服不净,空无志思,婬态无礼,调戏不节;是为五。经曰:摄意从正,如马调御,无憍慢习,天人所敬。

王曰:愿孛留意,共还精舍。

孛曰:有十事不延于堂:恶师,邪友,蔑圣,反论,婬妷,嗜酒,急弊长者,无反复子,妇女不节,婢妾庄饰;是为十。经曰:远避恶人,婬荒勿友,从事贤者,以成明德。

王曰:孛在我乐,四方无事,今日去者,国中必嗟。

孛曰:有八事可以安乐:顺事师长,率民以孝,谦虚上下,仁和其性,救危赴急,恕己爱人,薄赋节用,赦恨念旧;是为八事。经曰:修诸德本,虑而后行,唯济人命,终身安乐。

王曰:吾常念孛,岂有忘时。

孛曰:智者有十二念:鸡鸣念悔过作福,早起念拜亲礼尊,临事念当备豫,所止念避危害,言语念当至诚,见过念以忠告,贫者念哀给护,有财念行布施,饮食念以时节,分物念以平均,御众念用恩赐,军具念时缮治;是为十二。经曰:修治所务,虑其备豫,事业曰新,终不失时。

王曰:安得大贤,使留孛乎?

孛曰:大贤有十行:学闻高远,不犯经戒,敬佛三宝,受善不忘,制欲怒痴,习四等心,好行恩德,不扰众生,能化不义,善恶不乱;是为十行。经曰:明人难值,而不比有,其所生处,族亲蒙庆。

王曰:我过重矣!畜养恶人,使孛恚去。

孛曰:大恶有十五:好杀,劫盗,婬妷,诈欺,谄谀,虚饰,佞谗,诬善,贪浊,放恣,酗[酉*永],妒贤,毁道,害圣,不计殃罪;是为十五。经曰:奸虐饕餮,怨谮良人,行己不正,死堕恶道。

王曰:晓孛不止,使我惭愧!

孛曰:人有十事可愧:君不晓政,臣子无礼,受恩不报,过不能改,两夫一妻,未嫁怀妊,习不成就,人有兵仗不能战斗,悭人观布施,奴婢不能使;是为十。经曰:世傥有人,能知惭愧,是易诱进,如策良马。

王曰:吾始今日,知有道者,为难屈也!

孛曰:有十二难:任使专愚难,怯弱御勇难,仇恨共会难,寡闻论议难,贫穷负债难,军无师将难,事君终身难,学道不信难,恶望生天难,生值佛时难,得闻佛法难,受行成就难;是为十二。经曰:人命难得,值佛时难,法难得闻,闻能行难。

王曰:今与孛谈,益我有智。

孛曰:略说其要,人所当知,有四十五事:修其室宅,和其家内,亲于九族;信于朋友,学从明师,事必成好;才高智远,宜守以善;富当行恩,治产宜慎;有财当广方业,子幼勿付财;相善与交,苟合莫信;财在县官当早忧出,卖买交易以诚勿欺;凡所投止必先行视,所住当知贵贱,入国当亲善人,客宜依豪无与强诤;故富可求复,素贫勿大望;宝物莫示人,匿事莫语妇;为君当敬贤,厚勇取忠信,清者可治国,趣事能立功;教化之纪孝顺为本,师徒之义贵和以敬、欲多弟子当务义诲;为医当有效验、术浅不宜施用,病瘦当随医教;饮食取节便身,知识美食当共,博戏莫财命抵;所施假贷当手自付,证佐从正勿枉无过;谏怒以顺,避恶以忍;人无贵贱性和为好,道以守戒清净为上;天下大道无过泥洹,泥洹道者无生老病死饥渴寒热、不畏水火怨家盗贼、亦无恩爱贪欲、众恶忧患悉灭,故曰灭度。王当自爱,我今欲退。

王曰:孛欲去者,宁复有异诫乎?

孛曰:譬如大水所荡突处,虽百岁后,不当于中立城郭也,其水必复顺故而来。宿恶之人,虽欲行善,故不当信,本心未灭,或复为非,不可不戒。人所欲为,譬如穿池,凿之不止,必得泉水。事皆有渐,智者见微,能济其命,如人健泅截流度也。

王曰:前后所说我皆贯心,举国士女靡不欢喜,旧恶低伏,无敢言者。愿闻其言:傥遭异人,何知其明?

孛曰:明者问对,种种别异,言无不善,师法本正,以此知之。明人之性,仁柔谨慤,温雅智博,众善所仰,无有疑也。观其言行,心口相应,省其坐起,动静不妄;察其出处,被服施为,可足知之。与明智谈,宜得其意,得其意难,如把刃持毒,不可不慎也。

王曰:欲事明者,不失其意,为之奈何?

孛曰:敬而勿轻,闻受必行。明者识真,体道无为,知来今往古,一归空无;人物如化,少壮有老,强健则衰,生者必死,富贵无常;是故安当念危,盛存无常。善者加爱,不善黜远;虽有仇恨,不为施恶。柔而难犯,弱而难胜,明人如是,不可慢也。

王曰:尽心爱敬,以事明智,宁有福乎?

孛曰:智者法圣以行其仁,乐开愚蒙,成人之智。治国则以惠施为善,修道则以导人为正。国家急难则能分解,进退知时无所怨尤。恩广德大不望其报,事之得福终身无患。王其勿疑!治政之法,不可失道,劝民学善,益国最厚。

王曰:谁能留孛,我心愁惨,忽忽如狂。垂泣向孛,忏悔解过。

孛曰:如人不能泅不当入深水,欲报仇者不当豫娆。亲厚中诤,后更相谢;虽知和解善,不如本无诤也。善不能赏,反听谗言,我如飞鸟止无常处,道贵清虚不宜人间。如野火行,傍树为燋;激水破船,毒虫害人。与智从事,不当扰也。草木殊性,鸟兽类分,白鹤自白,鸬鹚自黑。我与彼异,无欲于世,如田家翁生习山薮,与之好衣为无益也。天下有树,其名反戾,主自种之,不得食实;他人窃取,果则为出;今王如是。善安国者,而见驱逐;佞伪败政,反留食禄。宾客久留,主人厌之,我宜退矣!

王曰:人命至重,愿垂忆念,今欲自力,事孛胜前!

孛曰:王虽言之,犹不得施;夫人意恶,我不宜留。天下家家皆有炊食,沙门所以持钵乞者,自乐除贪,全戒无为,远罪咎也。

王曰:今孛既去,莫便断绝,愿时一来,使我不恨。

孛曰:如俱健者,犹复相见。且欲入山,以修其志。夫近而相念恶,不如远而相念善。智者以譬喻自解,请说一事:譬如有人以蜜涂刀,狗得舐之以伤其舌,坐贪小甜不知疮痛;四臣如是,但美其口,心如利刀,王其戒之!自今以后,若有惊恐,常念孛者,众畏必除。

孛复言曰:鸱枭乐冢,群鼠粪居,百鸟栖树,鹤处汙池,物各有性,志欲不同;我好无为,如王乐国。器虽粗弊,不可便弃,各有所贮;愚贱不肖,亦不可弃,各有所用;王当识此!我犹知人言意所趣,如鸟集树,先从下枝,间关趣上;见宾祇吠,以知中外有谋,意欲厌故,更受新也。

孛曰:请退!即起出城。王与夫人,啼泣送之。人民大小,莫不号怨。

王行,且问孛:谁可信者?

孛曰:我姊子贤善,可与咨议。时时共出巡行国中,观民谣俗可知消息。

王曰:受教!即与傍臣人民,为孛作礼,于是别去。

孛去之后,四臣纵横于外,以佞辩为政;夫人于内,以妖蛊事王。王意迷惑,不复忧国,奢婬好乐,昼夜耽荒。众官群寮,发调受取,无有道理。征卒市买,不复雇直。强者陵弱,转相抄夺,至相杀伤,不畏法禁。良民之子,掠为奴婢。六亲相失,迸窜苟活。灾异相属,王不能知。风雨不时,所种不收,国虚民穷,饥饿满道。歌谣怨声,感动鬼神。人民愁怖,亡去略尽,号泣而行,莫不思孛。孛如鸧鹰,临众鸟上,压伏奸人,慈育民物,如天帝释。

孛姊子道人,后适他郡,见国荒乱,聚落毁坏,人民单索。还为王说:大臣不正,放纵劫盗,掠杀无辜,残虐无道。人怨神怒,天屡降灾,远近皆知,而王不觉!今不早图,且无复民。

王乃惊曰:果如孛戒!我所任者,如狼在羊中,知民当散,如奔车逸马。道人既告,何以教之?

道人曰:孛去国乱,皆由奸臣,王宜更计,国尚可复。愿一巡行,目见耳闻,当知其实。

王即与道人私出,按行国界。见数十童女,年皆五六十,衣服弊坏,呼嗟而行。道人问曰:诸女年大,何以不嫁?

答曰:当使王家穷困如我,快也!

道人曰:汝言非也!王者位尊,何能忧汝?

女曰:不然。王治不正,使国饥荒,夜则困于盗贼,昼则穷于胥吏。衣食不供,谁当嫁娶我也?

王复前行,见诸老母,衣不盖形,身羸目瞑,啼哭而行。道人问曰:皆有何忧?

答曰:当使国王穷盲如我,快也!

道人曰:是言非也!老自目瞑,王有何过?

诸母曰:我夜为盗所劫,昼为吏所夺,穷行采薪,触犯毒螫,使我如此,非王恶耶?

王复前行,见一女人,跪搆牛乳,为牛所蹹,躄地骂曰:当蹹王妇如我,快也!

道人问曰:牛自蹹汝,王家何过?

答曰:王治不正,使国荒乱,盗贼不禁,令我善牛见夺,为弊牛所蹹,非王恶耶?

道人言:汝自无德,不能搆牛。

女曰:不然,若王家善,孛自当留,国不乱也。

王复前行,见乌啄虾蟆,虾蟆骂曰:当使恶王见啄如我,快也!

道人曰:汝自为乌所啄,王当护汝耶?

答曰:不望护也!王无恩泽,政治不平,祭祀废绝,天旱水竭,故使我身乌见啄耳。

虾蟆唤曰:知为政者,弃一恶人,以成一家;弃一恶家,以成一乡。不知政者,民物失所,天下怨讼。

道人曰:百姓无罪,呼嗟感天,神使虾蟆,降语如此。王自具见,宜退恶人,改往修来,与民更始。如种善地,雨泽以时,何忧不熟?

王曰:今当任谁?

道人言:宜急请孛,孛仁圣知时,返国必安。

王还,即遣使者入山请孛,言:若孛不还者,当向叩头。道:我自知怨负万民,忧不能食,须待孛到。孛素慈仁,忧念十方,知我国荒,想必来也!

使者受命,往到孛所,稽首白言:大王殷勤,致敬无量。自知罪过深重,违失圣意,使国荒乱,百姓穷困。涕泣思孛,不能饮食,愿垂愍念,一来相见也。

孛哀人民故,随使者还。道见死狝猴,故剥取其皮,欲以生语。国人闻孛来,皆出界迎。孛到城外,止故精舍。王出相见,作礼问讯毕,一面坐,叉手谢孛言:空顽不及,虐负万民,请自悔励,幸遂原之。孛曰:甚善!

四臣过,耳语。孛曰:卿等无过,何不公谈?

四臣恚曰:凡为沙门,欲望天福,人皆称善,不当杀狝猴,取其皮也!

孛曰:卿等自迷惑,不别真伪耳。是非好恶,天悉知之,苦乐有本,不可强力。为恶罪追,虽久不解;作善福随,终不败亡。祸福在己,愚谓之远。以我剥皮而杀狝猴,虽此似是,卿曹默默为奸,不止相杀事耶!言命在天,谓善无益,为恶无殃,祸福之报,自然如响,响应随声,非从天堕,卿等作恶,岂不自识?虽欲诬之,自然不听。此非谤我,为自中耳!卿一人言:人死神灭,不复生者,是圣语耶?从意出乎?自欲为恶,反言作善无福,为恶无殃!夫天之明象,日月星辰,列现于上,谁为之者?

四臣默然。

孛复曰:天地之间,一由罪福,人作善恶,如影随形,死者弃身,其行不亡。譬如种谷,种败于下,根生茎叶,实出于上。作行不断,譬如灯烛展转然之,故炷虽消,火续不灭。行有罪福,如人夜书,火灭字存,魂随神行,转生不断。卿曹意志,自以为高,如人杀亲,可无罪乎?

四臣答言:夫荫其枝者,不摘其叶,何况杀亲而当无罪?

孛曰:然卿难我似是。吾取死皮,汝尚诬之,卿曹所为法当云何?卿一人言:人死神灭不复生。一人言:苦乐在天。一人言:作善无福,为恶无殃。一人自怙,知占星宿。外阳为善,内阴为奸,譬如伪金其中纯铜,貌饰美辞心行谗贼,如狼在羊中,主不能觉。天下恶人亦称为道,被发卧地,道说经戒,专行谄欺,贪利欲得。愚人信伏,如雨掩尘;群妖相厌,如水流溢;不时入海,多所伤败。惟有圣人能济天下,化恶授善莫不蒙祐。若善无福、恶无殃者,古圣何故造制经典,授王利剑?夫行有报,其法自然,善者受福,恶者受殃。天之所疾,祸无久迟,阴德虽隐,后无不彰。故国立王,王政法天,任贤使能,赏善伐奸,各随其行,如响应声。人死神去,随行往生;如车轮转,不得离地。信哉!罪福不可诬也。人行至诚,鬼神助之。恶虽不觉,终必受殃,故当戒慎,远恶知惭。若皆为善,禀气当同;不善者多或有不平,或寿不寿、多病少病、丑陋端正、贫富贵贱、贤愚不均,至有盲聋喑哑、跛蹇癃残,百病皆由宿命行恶所致。其受百福,人所乐者,则是故世行善使然,积德忠正故。有日月星辰,有天有人,帝王豪贵,是明证也。何可言无?宜熟思之,勿谓不然!

孛说是时,王与臣民,无不解悦。

孛复曰:古昔有王名为狗猎,池中生甜鱼,甘而少骨。王使一人监护,令日献八鱼;其监亦日窃食八鱼。王觉鱼减,更立八监,使共守护,八监又各日窃八鱼。守之者多,鱼为之尽。今王如是,所任不少,为乱益甚。譬如人摘生果,既亡其种,食之无味。王欲为治,不用贤人,既失其民,后又无福。治国不正,则使天下有诤夺之心。如人治产,不勤用心则财日耗;国有勇武习战阵者,不足其意则弱其国。为王不敬道德,不事高明,生则贤者不归,死则神不生天。掠杀无辜,使天下怨讼,则天降灾,身失令名。治国以法,为政得忠,敬长爱少,孝顺奉善,现世安吉,死得生天。譬如牛行,其导直正,余牛皆从;贵贱有导,率下以正,远近伏化,则致太平。为君当明:探古达今,动静知时,刚柔得理,惠下利民,布施平均。如是则世世豪贵,后可得泥洹之道。

众坐皆喜,称善无量。王即避座,稽首白言:今孛所语,譬如疾风,吹却云雨,幸本慈念,垂化如前。

孛即起行随王入宫,四臣愚痴,于是见废。孛复治国,恩润滂流,风雨时节,五谷丰熟,人民欢喜,四方云集,上下和乐,遂致太平。

佛言:时孛者,今我身是也;姊子道人,则阿难是;时王蓝达,今卑先匿是;时夫人,则好首是;时犬宾祇者,车匿是;时四大臣,则今四道人杀好首者是;时语虾蟆者,今得罗汉沤陀耶是。我为菩萨世世行善,勤苦积德无央数劫,为万民故,今自致得佛,所愿皆得。诸值我时闻经法者,宜各精进为善勿解!

        佛说是已,有三亿人得践道迹,皆受五戒,欢喜奉行。

附录:《佛说孛经》,亦称《孛经抄》,一卷。(吴)支谦译。收于《大正藏》第十七册。佛陀住舍卫国祇园精舍时,有外道孙陀利女诽谤怀胎佛子,后波斯匿王察知其情,佛乃为说往昔行菩萨道时,其名曰孛,为蓝达王国师,受四臣及夫人之谤,久后方明。透过孛与国王的对话,阐述为人、处世、居家、交友、用人、识人、为政、治国之道。

 

来源:青年佛教研修院     
青年佛教网 闽ICP备09027088号
青年佛教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