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深入经藏 → 读诵经典 知正法律 → 【 《月上女经》 隋·阇那崛多·译 】

《月上女经》 隋·阇那崛多·译

     日期:2012/7/13

月上女经卷上

如是我闻。一时佛在毗耶离国大树林中草茅精舍,与大比丘五百人俱,皆阿罗汉,复有菩萨八千人俱,皆是大德。有大威力有大神通,悉皆受持诸陀罗尼,得无碍辩得诸禅定,得无生忍具足五通。所言真实无有虚妄离诸誉毁。于己眷属及以利养悉不染著。不求报故为人说法得深法忍能度彼岸。具足无畏已过魔事无有业结。于诸法性无有疑滞。无量百千那由他劫修行成就。恒以悦色慰喻行者终无嚬蹙。善巧辞句心不变改辩说无穷。亦皆成就平等忍法。能于大众说法无畏。说一法句过百千亿那由他劫。得巧方便无尽智慧。知诸三世犹如幻化。亦如阳焰如水中月。如梦如星如空谷响。知诸法性空无相愿心常寂灭。住真如法离诸取舍。既得无量智巧方便。亦知众心所行智巧方便之事。随所化处悉皆能为演说诸法。于众生心无有损害离诸爱染。无复烦恼具足忍行。于诸法性皆悉了知。已得成于诸佛刹土庄严之事。恒常成就念佛三昧。亦能成就劝请佛智。能断种种烦恼诸使。于诸三昧三摩钵帝游戏其中。亦悉能得智巧方便。其名曰文殊师利童子菩萨摩诃萨、观世音菩萨、大势至菩萨、难有菩萨、香象菩萨、不舍担菩萨、日藏菩萨、陀罗尼菩萨、放香光菩萨、雷音菩萨、分别金光明决定王菩萨、那罗延菩萨、宝才菩萨、宝印手菩萨、虚空藏菩萨、喜王菩萨、喜见菩萨、度众生菩萨、常精进菩萨、常喜根菩萨、破恶道菩萨、金刚游步菩萨、三界游步菩萨、行不动菩萨、不空见菩萨、功德藏菩萨、莲华德菩萨、如香象菩萨、得深智辩菩萨、大辩菩萨、法上生菩萨、诸法无疑德菩萨、师子游步菩萨、散诸恐怖菩萨、蔽塞诸障菩萨、师子吼音菩萨、非不言菩萨、辩聚菩萨、弥勒菩萨摩诃萨等而为上首。复有如是百千菩萨摩诃萨俱。

尔时世尊在毗耶离大树林中草茅精舍。时诸国王大臣百官、大富长者婆罗门等、居士人民远来商客,皆悉尊重恭敬奉侍。尔时彼城有离车名毗摩罗诘,其家巨富资财无量,仓库丰盈不可称数,四足二足诸畜生等悉皆充溢。其人有妻名曰无垢,可喜端正形貌姝美女相具足。然彼妇人于时怀妊满足九月,便生一女姿容端正,身体圆足观者无厌。其女生时有大光明,照其家内处处充满。如是生时大地震动,其家门外所有树木并出酥油自然流溢。毗耶离城一切大鼓及诸小鼓,种种音乐不作自鸣。上彻虚空天雨众华,于其宅内四角各有伏藏自开,微密杂宝皆悉出现。其女当生不曾啼哭,即便举手合十指掌,而说偈言:

由昔不造诸恶业,今得如是清净身。若当造作恶业者,不生在此大豪贵。

故由昔断诸恶行,好施调顺不放逸。恭敬严重所尊故,方得生此贤善家。
我念往昔迦叶佛,乞食来入毗耶离,我在楼上见彼尊,如是见已心清净。
我心既得清净已,供养尊重彼如来,尔时现在无香华,涂香末香饮食等。
遂即闻于空中声,佛于世间不求报,慈愍一切诸众生,是故@@@@来乞食。
汝欲供养彼尊者,当发无上菩提心,比于三界设供养,不如信发道心者。
我闻如是空声已,复见诸佛微妙相,遂发不动菩提心,从于楼上坠身下。
住空高一多罗树,复见十方一切佛,犹如杂宝须弥山,迦叶佛身亦复尔。
是时诸佛神力故,曼陀罗花满我手,我时散于迦叶上,即成清净妙花盖。
所见十方诸佛者,微妙相好庄严身,我见曼陀罗华盖,亦复同如迦叶上。
我时空中说是语,愿作两足最胜尊,修行乃至尘数劫,不获菩提誓不退。
天龙乃至非人等,八部其数有二千,闻我如是师子吼,亦发无上菩提意。
我舍三十三天已,还来生于阎浮提,恒常不失贤善行,故劝汝等修福业。
我在三十三天时,供养释迦牟尼佛,今生不为五欲故,唯还供养此如来。
我念宿世诸业报,凡经八十九处生,所受福德皆如今,智者宜应供养佛。

尔时彼女说此偈已,默然而住。其女往昔造诸善根业因缘故,其身自然著诸天服妙宝衣裳,于其身上出妙光明胜于月照,犹如金色耀其家内。然其父母见彼光故,即为立名称为月上。

尔时月上生未几时,其身忽然如八岁大。彼女行住坐立之所,其地皆悉光明晃耀。身诸毛孔出栴檀香,口气香如优钵罗花。毗耶离城所有刹利王公子弟,及诸大臣居士长者婆罗门等,及余大家豪姓种族所有童子,遥闻彼女月上名声端正可喜世无双比。闻是事已,彼等悉皆欲火炽然,心怀热恼遍满身体,一一皆作如是思惟:愿得彼女月上为妇。尔时一切诸童子等作是念已,皆悉往至毗摩罗诘离车之家,通传意趣进止参承。各各皆许无量珍宝,驼驴象马诸财物等。或有共彼离车相见,口胁吓云我当抑夺;或有呵喝作如是言,汝今若不与我女者,我必劫汝床褥卧具,财物衣裳身诸璎珞,一切服饰悉皆将去;或言打者或言缚者,将如是等恐怖之事而以告之。

尔时离车毗摩罗诘心生恐怖,举身毛竖忧愁不乐。作如是念:彼等或有以其势力将欲抑夺我女月上而将去者,或有欲来夺我命者。然彼离车失其本念,烦冤懊恼,嚬眉皱颊,眼目不瞬而向其女。遂即举声啼呼,涕泣泪下如雨。尔时月上见父如是忧愁啼哭,而问之言:父于今者何故懊恼啼哭如此?

尔时离车毗摩罗诘告其女言:汝于今日可不知乎?为汝身故城内一切所有人民,悉皆共我身为恶结,是故各各欲来争汝。我今将恐被其势力劫汝将去,损我身命及诸财宝并皆丧失。

尔时月上即以偈颂报其父言:

假使阎浮大地内,所有一切诸众生,悉各力如那罗延,人人手执利刀仗。
尽其身力趁逐我,彼终不能害得我,慈心毒仗所不害,水火亦复不漂然。

不畏死尸诸鬼便,及以咒咀言说者,慈心决定无嗔恨,慈心毕竟不畏他。
我今起此慈心念,护世犹如护身已,现亦不与他人苦,是故谁当能害我。
厌欲自无有欲想,成慈亦无恚怒痴,我无欲嗔及痴患,是故无能害我者。
我观一切诸众生,皆悉犹如父母想,世间但有此慈者,他人决定不能欺。
假使虚空没于地,及以须弥入芥子,四大海水处牛迹,亦复无能降我身。

尔时月上说此偈已,白父母言:尊者父母,若必定有如此事者,愿于此处毗耶离城四衢道头振其铃铎,号令城内一切人民。作如是言:从今七日,我女月上定当出外,自求婚嫁选择夫主。汝等一切诸男子等未婚娶者,应当各各好自严饰衣服璎珞,亦须扫除城内街巷,布散香华烧香末香及华鬘等悉各备办,竖立宝幢张悬幡盖,如是种种好自庄严。以如是等诸种法用,咨请父母令作是事。尔时父母闻女语已,即取其言,从家而出依女所说,即便振铃遍告城内一切人民作如是言:我女月上从今日后至于七日,当从家出自求婚嫁选择夫主。汝等应当各自怒力庄严衣服扫治街巷,布散香华烧香末香悉各备办,竖立宝幢及诸幡盖,如是种种好自严饰。

尔时,城内一切人民闻此语已心生踊跃,各各自于当家门庭及以街巷严饰壮丽,过上所陈。

尔时城内刹利大臣及婆罗门居士长者乃至工巧所有童男,皆悉沐发澡浴身体涂治妙香,各各争竞严饰衣服及诸璎珞。作如是已,方始复告左右眷属,作如是言:汝等心意不得倾动,莫生余念。其女月上若不来向于我边者,汝等必须强力助我而夺取之。尔时月上至后六日,是月十五圆满之时受八关斋。其夜明静,在于楼上往来经行。佛神力故于其右手忽然有一莲华自出,黄金为茎白银为叶,琉璃为蕊马瑙为台。其花合有一百千叶,光明晔晔妙丽精华,华内有一如来形像,结加趺坐身如金色自然显现,威光赫奕明照彼楼,具三十二丈夫之相,八十种好庄严其身。彼如来像所出光明,亦复遍照月上家内。尔时月上于自右手忽见华已,瞻仰睹彼如来形像,欢喜踊跃遍满其体不能自胜。即便以偈问彼所化如来形像,作如是言:

不审仁者为天龙,为紧那罗夜叉等,为是鬼神阿修罗,唯愿德聚为我说。
尊者此身不思议,犹如金色日天等,或复变化黄色身,忽似颇黎红缥色。
我于身心无有想,见尊功德大欢喜,仁者今为谁所使,未审又从何方来?
不知来意为何缘,来已还欲至何所?尊严显赫如火聚,功德巍巍似须弥。

尔时,彼化如来形像复以偈报月上女言:

我今非天亦非龙,又非夜叉乾闼婆,师子释种佛世尊,今遣我来至儞所。
故非天龙及夜叉,非人亦非紧那罗,非须轮等八部众,我真释种佛使者。

尔时月上复以偈颂白彼所化如来形像,作如是言:

仁今所言佛世尊,彼形色体何所似,愿为我说彼形相,我得闻已如是思。
又自言我佛法使,而不为我说佛相,我观仁威及神力,世间无比即如佛。

尔时,彼化如来形像复以偈答月上女言:

彼尊形体真金色,具三十二大人相,能为众生作福田,是故其名号为佛。
自能觉知一切法,又复了别众生心,若上若中若下者,是故其名号为佛。
于世间事悉知解,及以了知一切法,知诸法已达彼岸,是故其名号为佛。
于诸一切众生心,自心一一能知见,而于众生及与心,二处俱亦不染著。
彼因行施得作佛,及能常持清净戒,又复忍辱及精进、禅定智慧等成佛。
于世事无不知者,所谓一切诸技艺,常怀慈悲喜舍心,是故其名号为佛。
降伏一切诸魔等,名闻震动千万界,自能觉悟无上道,是故其名号为佛。
彼昔恒常能轮转,一切诸法无上轮,光明普照千万刹,常说苦空及无我。
诸佛刹土有千数,百数亿数那由他,广大舌根能遍覆,是故其名号为佛。
诸佛刹土有千数,其数又如恒河沙,彼出大声悉遍满,是故其名号为佛。
诸佛刹土千亿数,彼尊以手能执持,一住不动千万劫,是故其名号为佛。
诸佛刹土千亿数,其刹所有诸须弥,彼尊一毛系缚已,能持行至数亿刹。
闻往诸佛上妙句,于法自在度彼岸,自觉证已能度众,是故其名号为佛。
自在十力皆具足,又能成就四无畏,于诸佛法无有疑,是故其名号为佛。
佛无能作灌顶者,五眼成就悉具足,五根五力等圆备,七觉分道无染著。
善持禁戒善共住,寂定调伏最无比,无谄无曲心调顺,是故其名号为佛。
佛者恒入诸禅定,心无暂乱亦无畏,利益众生说知时,是故其名号为佛。
一切功德悉具足,为诸众生等供养,具一切智见诸法,是故其名号为佛。
我若经由一劫说,或经百数千万劫,何故其名号佛者,说不可尽故名佛。

尔时月上闻此偈已,欢喜踊跃遍满其体不能自胜,心生渴仰欲见如来。复以偈颂白彼化像,作如是言:

尊者如是说功德,我今欲见可得不?智者若闻如此法,决应不乐在家住。
我今若不见佛者,必定不饮不食啖,亦复不乐着睡眠,及以不坐本床铺。
我见尊者已欢喜,复闻彼德获净意,若对见彼佛体相,当更发大欢喜心。
佛大丈夫世难闻,经由劫数百千亿,我已闻斯漏尽名,彼尊今在何方所。
所化如来即报言,法王今在大林内,其有徒众数百千,清净离垢悉勇猛。
一一能负三千界,手擎经劫不疲劳,得定智慧辞无碍,具获多闻如大海。
神通能至数亿刹,一顷遍礼彼诸佛,供养千万诸佛已,于一时顷还复来。
无有我想及佛想,无有刹想及法想,一切诸想悉无染,于诸众生作利益。
汝若欲见彼世尊,及大菩萨声闻众,听于微妙诸佛法,速往彼大导师边。

尔时月上执彼莲华及以化佛,从楼阁上下来,往至父母之边。到已说偈,白其父母,作如是言:

父母观我所执华,微妙茎秆金刚色,又观无上华中者,诸相庄严如山王。
如是微妙最胜尊,何人当可不供养。我今见于遍家内,金色光曜母应知,
其身不可遍度量,须臾变成种种色,赤白黄紫及颇黎,我等今须设供养。
大圣瞿昙在大林,速执华香及末香,父母同往设供养,应获无量诸功德。

父母闻已,唱:善哉!月上此言大利益,遂办种种诸香等宝幢幡盖及花鬘,月上父母及亲眷悉著微妙上衣服,无价珍宝及音声种种庄严悉充备。既严备已,从家出欲往大林世尊边。

尔时月上所期之日,六日已过至第七日。时有无量千数大众@@@@,俱来看彼月上。于时众内或有诸人以欲恼心而来会者,或有因看毗耶离城,观其城上所有庄严却敌楼橹雀堕寮窗勾栏藻棁诸雕饰事而来会者。时有无量男夫妇女因涉彼城而看月上。尔时月上仍执彼华,其女父母及其眷属赍诸花鬘涂香末香种种烧香上妙衣服、宝幢幡盖种种音声,左右侍从周匝围绕,从家而出在于街巷。

尔时月上诸眷属等出至街巷,如是行时,无量无边千数人众见彼月上在于街巷进止行时,即诣其所而口悉各唱如是言:此是我妻,此是我妻!尔时毗耶离大城之内,或有诸人一时走来,出声大叫向月上女。是时彼女见其大众速疾来故,遂即飞腾在于虚空高一多罗,仍执彼华在空而住,以偈白彼诸大众言:

汝等观我此妙身,犹如真金带火色,非因昔发欲心故,能得如是微妙身。
弃舍淫欲如火坑,及诸世事不染著,能行苦行调六根,及行清净诸梵行。
见他妻妾不贪欲,皆生姊妹及母想,如是当生可喜身,众人乐见无厌足。
我身毛孔出妙香,汝岂不闻满此城,此非欲心所熏得,皆由布施调伏果。
我今本无淫欲心,汝于无欲莫生欲,今此尊像证明我,如我实语无有虚。
汝等昔或作我父,我或于汝昔为母,互作父母及兄弟,云何于此生欲心?
我或往昔杀汝等,汝等或复杀我来,各作怨仇互相杀,云何于此生欲想?
非因有欲得端正,有欲定当生不善,有欲心者无解脱,是故今须舍欲心。
若堕地狱及饿鬼,及以畜生种类中,鸠槃夜叉阿修罗,卑舍遮等皆因欲。
眼瞎无舌跛与聋,身体形容悉丑陋,一切种种诸过恶,皆由往业多欲心。
若于来世作轮王、帝释三十三天主、大梵自在诸天等,皆由广行净梵行。
生盲喑哑失本性,猪狗马驴及骆驼、象牛虎蝇蚊虻等,皆由多欲获此报。
生大地主喜乐家,豪富长者及居士,如此皆因行梵行,现得欢喜常受乐。
负重煮炙烟熏鼻,枷锁杻械挝辱身,斩截刖劓及挑眼,为人仆使皆因欲。
欲作缘觉及罗汉,众相庄严诸佛身,自觉觉他广利益,皆由舍离有欲想。
行欲非唯一种患,多诸过恶无利益,速望解脱诸欲者,共我往诣如来边。
更无归依能拔罪,唯有诸佛天人尊,汝等速往彼尊边,无量劫数佛难睹。

尔时月上说此偈句语诸人已,是时大地皆悉震动。于虚空内而有无量诸天子等,扬声大叫舞弄身衣,咏歌啸调无量无数,雨诸天华百数千数,作诸音乐不可具宣。

尔时大众见闻是已,遂生厌离诸欲等想,生希有想未曾有想。当于尔时,举身毛竖更无欲恼,无嗔无恚无贪无痴,无怒无妒无嫉无诤,无复烦恼无有诸使,皆以欢悦润泽其身,各各互生父母兄弟姊妹诸亲尊长等想。既舍一切诸烦恼讫,各各头面礼月上女。

尔时大众所执香华末香涂香、华鬘衣服诸璎珞等,悉将散掷向于月上。既散掷已,佛神力故,其物在彼化如来上成一伞盖,广半由旬。

尔时月上还从空下去地四指,足步虚空经行来往。须臾即出毗耶离城,欲向释迦如来之所。尔时月上安足之处地皆震动,而彼大众其数八万四千人,俱随从月上次第而去。

尔时长老舍利弗共五百比丘,于晨朝时整衣持钵,为乞食故便来向于毗耶离城。时彼声闻诸徒众等遥见月上与其大众前后围绕相向而来。时舍利弗遂白长老摩诃迦叶,作如是言:长老迦叶,彼所来者是月上女欲向佛边。我等且可逆问彼女,随意义趣,验试其女得忍已不?

尔时长老舍利弗等五百比丘前行,既至月上女边,到已告言:汝于今者欲何所去?其月上女即报长老舍利弗言:尊舍利弗,今既问我作如是言汝今欲向何所去者,我今亦如舍利弗去如是去耳。

尔时舍利弗复报月上作如是言:我今欲入毗耶离城,汝于今者乃从彼出。云何报言我今亦如舍利弗去作如是去?

尔时月上复报长老舍利弗言:然舍利弗举足下足凡依何处?舍利弗言:我今举足及以下足并依虚空。其女复报舍利弗言:我亦如是举足安足悉依虚空,而虚空界不作分别,是故我言亦如尊者舍利弗去如是去耳!尊舍利弗,此事且然。今舍利弗行何行也?舍利弗言:我向涅槃如是行也。其女复白舍利弗言:尊舍利弗,一切诸法岂不向于涅槃行也,我于今者亦向彼行。

尔时长老舍利弗复问月上作如是言:若一切法向涅槃者,汝今云何而不灭度?其女报言:尊舍利弗,若向涅槃即不灭度。何以故?其涅槃行不生灭故。涅槃行者不可得见,体无分别无可灭者。以是义故,行涅槃者即是涅槃。尔时舍利弗复问月上作如是言:汝于今者行何乘也,为行声闻乘?为行辟支佛乘?为行大乘?尔时月上报舍利弗作如是言:尊舍利弗,今既问我行何乘者,我今还问尊舍利弗,唯愿如是随意答我。如舍利弗所证法者,为行声闻乘?为行辟支佛乘?为行大乘?

尔时舍利弗复报彼女作如是言:非也月上。所以者何?然彼法者,无可分别亦无言说,非别非一亦非众多。

尔时月上报彼尊者舍利弗言:是故不应分别诸法一相、异相、无别异相,于诸相中无有可住,故涅槃者实无可灭。

尔时长老舍利弗复告月上作如是言:希有希有!汝今乃能如此辩才无有滞碍,是故汝昔曾更奉侍几许佛来?尔时月上报舍利弗作如是言:尊舍利弗,今问于我汝昔曾更奉侍几许诸佛来者,犹如实际与法界也。

时舍利弗复问女言:所言实际及与法界有几许也?女复答言:如无明有及以爱等,无有异也。

时舍利弗复问女言:无明有爱复有几许?其女报言:如众生界无有异也。时舍利弗复问女言:众生界者复有几许?其女报言:如彼过去未来现在诸佛境界。舍利弗言:若如此者,汝说何事是何解释?其女报言:依尊者问我还依答。

时舍利弗复问女言:我问何义?其女答言:问文字也。舍利弗言:彼文字灭无有足迹。其女答言:尊舍利弗,如是灭相一切法中,如有问者如有答者,二俱灭相不可得也。

月上女经卷下

尔时长老舍利弗复问月上作如是言:汝于今者在菩萨地有是忍相,汝当不久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尔时月上作如是言:尊舍利弗,夫菩提者无有言说,但以假名文字说耳;所言成者亦假名说,若久若近俱是名字。尊者,云何作如是言,汝当不久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也?尊舍利弗,夫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,彼无生处亦不可说,无有体性其间亦复无可成者。何以故?菩提之体无有二相。是故菩提无二离一。

尔时舍利弗告月上女作如是言:汝今但当先向佛所。我等须臾为听法故,不久当还向于彼处而来听法。

尔时月上复白长老舍利弗言:尊舍利弗,如来不为听法者说,亦复不为乐法者说。舍利弗言:如来若尔为谁说法?彼女答言:尊舍利弗,若有所闻,不生著想无欣乐相,如来乃为如是说法。

尔时舍利弗复语月上作如是言:若有众生诣佛听法,为闻法故,如来尔时岂不为彼而说法也?

尔时月上复答彼言:若有众生作如是想,此是如来为我说法。如是众生住于我想。若有真洞入法性者则无是念,终不云佛为我等故说如是法。尔时尊者摩诃迦叶告于长老舍利弗言:尊舍利弗,此女今既诣向佛边,今日必当有大法义,我等亦可回还而去。今日宁可不食为善,莫使我等身在于外而不得闻如是法义。是故彼等诸声闻众遂即回还,随逐月上向于佛所。

尔时月上渐行至彼大林之内草茅精舍,诣于佛所顶礼佛足右绕三匝,所持香华末香涂香、衣服资财宝幢幡盖所奉佛者,以散佛上,散已复散。彼时大众所持香华华鬘涂香及以末香亦散佛上,散已复散。所散诸华于佛顶上成一华盖,纵广遍覆满十由旬。

尔时童子文殊师利告月上女作如是言:汝于往昔从何舍身而来生此,当舍此身复生何处?其女答言:文殊师利于意云何?我今所执如来形像坐莲华者,从何舍身而来生此,今舍此身当生何处?文殊师利复言月上:此是化耳。夫言化者无处舍身后亦无生。其女报言:如是如是。文殊师利,一切诸法本体是化,我于彼法不见舍时不见生时。

尔时不空见菩萨告月上女作如是言:如是月上,既不可以女身成佛,汝今何故不转女身?其女答言:善男子,夫空体者无回无转,一切诸法亦复如是。云何令我而转女身?尔时持地菩萨复告月上作如是言:汝颇曾见如来已不?其女答言:善男子,我见如来如我手中所执化佛,如是如来等无有异。尔时辩聚菩萨复告月上作如是言:汝今能辩法义已不?时女答言:善男子,法界之体不可言说,亦不可以文字算数之所摄受。

尔时无碍辩菩萨复告月上作如是言:汝于过去诸如来所闻何等法?其女答言:善男子,今可仰观如上虚空,如来说法与此虚空等无有异,其所听者亦复如是。善男子,而彼法相等如虚空无异无别。

尔时虚空藏菩萨告彼女言:汝于往昔所施诸佛,云何奉施云何回向?其女报言:善男子,如我于此所化佛像施彼佛僧,所获功德其事云何?时虚空藏菩萨报月上言:此佛是化,若于彼施无功德相。其女答言:善男子,我亦如是往于昔日诸如来前,所行布施及以回向,亦作是相亦作如是回向。尔时不损他心菩萨复作是言:汝今云何能于一切诸众生等得以慈心而普遍也?其女答言:善男子,如彼众生等无有异。菩萨复言:彼诸众生其事云何?女复答言:众生之事,非是过去亦非未来亦非现在,而彼慈心亦复如是,非是过去非是未来非是现在之所摄也,亦复不可以言说也。善男子,而彼慈心其事如是。

尔时喜王菩萨复问彼女作如是言:汝于今者得法眼不?其女答言:善男子。我今肉眼犹尚不得,况得法眼?

尔时坚意菩萨复告彼女作如是言:汝行菩提经今几时?其女答言:善男子,如彼阳焰经今几时,我发菩提亦复如是。

尔时弥勒菩萨告彼女言:汝于何时当得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?其女答言:亦如弥勒菩萨,何时得超凡夫行地?

尔时长老舍利弗复白佛言:世尊,希有此女如是辩才,云何乃能与如是等铠甲大龙共相问答?卓立不坐,复不屈身礼诸菩萨。

尔时月上白舍利弗作如是言:尊舍利弗,譬如小火体能烧故,所有诸物悉皆能烧。如是如是。尊舍利弗,诸菩萨等与于诸佛亦无有异,于诸行中欲烧一切诸烦恼时,所有烦恼或自或他莫不能烧。

尔时舍利弗复问女言:汝当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,而彼佛刹当如之何?其女答言:尊舍利弗,我于当来佛刹之中,无有如是小行小智名字狭劣,犹如今日舍利弗者。我必当取如是佛刹。

尔时舍利弗复言月上:汝既说言一切法界与如来体等无有异,今者所见云何胜负?月上女言:尊舍利弗,譬如大海与于牛迹,然彼二水等无有异,而彼牛迹不受无量无边众生如大海者。如是如是。尊舍利弗,诸佛声闻虽同法界,而诸声闻不能为于无量无边诸众生辈作大利益如诸佛者。又舍利弗,譬如芥子内有虚空,十方世界亦有虚空,彼二虚空虽无有异,然芥子空不能容受聚落城邑,不能建立须弥巨海,似如十方世界空者。如是如是。尊舍利弗,虽于一空无想无愿,而有诸佛与声闻同,然彼声闻不能与彼无量无边诸众生辈作大利益,如似诸佛多陀阿伽度阿罗诃三藐三佛陀者。

尔时长老舍利弗言:如是月上。佛与声闻所得解脱岂不等也?月上答言:尊舍利弗,勿作是说乃言诸佛与彼声闻解脱同等。

时舍利弗复问女言:如是之事其相云何?女复答言:尊舍利弗,我于今者欲有所问,如尊者意为我说之。尊者证得心解脱时,颇能令此三千大千如是世界平如掌不?颇有树木及以诸山悉各倾低向汝已不?颇或能有除灭一切诸恶已不?颇有悉除一切众生烦恼已不?颇有能得一切诸天顶礼已不?颇有魔众聚集遍满三十由旬而来已不?颇有一念起智慧心得解脱已不?颇复能降一切诸魔眷属已不?

时舍利弗答月上女作如是言:我于如是一切诸事悉无有一。其女复言:尊舍利弗,菩萨在于菩提道场能有如是胜妙诸事,复有无量无边胜事。尊舍利弗,声闻解脱诸佛解脱,乃有如是胜负优劣差别之事。尊者云何作如是念,谓佛如来与于声闻解脱等也?

尔时世尊赞月上女作如是言:善哉善哉月上,汝今乃能如是无碍辩说。尔时所化如来形像在月上女右手之中,即从华起至世尊所,围绕世尊满三匝已,从脐而入。佛神力故,大地震动。

尔时世尊一一毛孔出一莲华,色如真金,白银为叶,功德藏宝以为莲台。彼诸华内自然各各复出一佛结跏趺坐,彼诸如来所化形像众相庄严,遍至十方诸佛刹土,自然显现为彼说法。彼诸佛刹所说法句,以佛神力声还闻此如来刹土。

尔时月上见如是等妙胜神通,欢喜踊跃遍满其体不能自胜。其女右手所执莲华,遂捉投掷如来身上。其华到已,在于佛顶成一花帐。其帐方整下有四柱,纵广正等如依绳墨。帐中自然化出一座,众宝庄严无量天衣以覆座上。其座尔时忽复有一化佛形像如释迦者,坐彼座上结加趺坐分明显著。而月上女掷彼华时作是愿言:世尊,愿我藉此善根因缘力故,于未来世若诸众生住我相者,为说其法令除我相。

尔时彼女以佛神力,忽然复有第二莲华现其右手。彼女于是复以其华掷向如来,其华至已,在如来上为第二帐,众宝庄严如上所说。于时彼女复言:世尊,愿我藉此善根因缘,于未来世若有众生住我见者,为说其法得除我见。

尔时彼女以佛神力,忽然复有第三莲华现其右手。其女尔时复以此华掷向如来,于即化成第三华帐,众宝庄严如上所说。是时彼女复言:世尊,愿我藉此善根因缘,于未来世若有众生住于一切分别相者,我为说法除其分别,及除贪欲嗔恚痴等。

尔时彼女忽然复有第四莲华现其右手,其女亦复以彼莲华投掷如来,至于佛顶,寻复化成第四华帐,其所庄严如上所说。复言:世尊,愿我藉此善根因缘,于未来世若有众生住四颠倒,我为说法令除四倒。

尔时彼女复以如来神通力故,忽然复有第五莲华现其右手。其女尔时复以其华向如来掷,其华至已在于佛顶,亦即成其第五华帐,其帐庄严亦如上说。其女于时复言:世尊,愿我藉此善根因缘,于当来世若有众生五盖覆者,为说其法令除五盖。

尔时彼女以佛神力,忽然复有第六莲华现其右手。其女亦复持彼莲华掷向如来,其华至已在于佛顶,亦复化成第六华帐,其所庄严如上所说。是时彼女复言:世尊,愿我藉此善根因缘,未来世中若有众生著六入者,我为说法令离彼著。

尔时彼女以佛神力,于其右手忽然复有第七莲华自然显现。其女尔时复以彼华掷向如来,至佛顶已即复变成第七华帐,形状大小如上所说。其女尔时复言:世尊,愿我藉此善根因缘,于当来世若有众生住著七识,我为说法令其除断。

尔时彼女以佛神力,忽然复有第八莲华现其右手。其女复持向佛而掷,其华至已次第成其第八华帐,形状纵广亦如上说。其女于是复言:世尊,愿我来世藉此善因,若有众生著八颠倒,为说其法令悉除灭。

尔时彼女以佛神力,忽然复有第九莲华现其右手。其女复将遥掷佛顶,其华至已次第复成第九华帐,其帐纵广如上所说。其女于是复言:世尊,愿我藉此善根因缘,于当来世若有众生住九使者,我为说法令除九使。

尔时彼女以佛神力,忽然复有第十莲华现其右手。其女于是复以彼华掷如来顶,其华至已次第复成第十华帐,庄严纵广如上所说。其女尔时复言:世尊,愿我藉此善根因缘,于当来世具足十力,如今世尊放大光明照十方刹等无有异。

尔时彼等所化华帐高至梵宫,是以地居乃至大梵诸天子等因彼华帐,复与无量千万天众同来@@@@。

尔时世尊便有微笑,然诸佛等有如是法,微笑之时从其口出种种色光,其光所谓青黄赤白颇梨等色,及以金银如是等色,而彼光照至于无量无边佛土,普至梵天覆翳日月,光明威力胜盛无比,晃耀显赫还入佛顶。尔时,众中长老阿难从坐而起,整理衣服偏袒右臂,右膝著地合十指掌,以偈问佛微笑放光因缘之事:

一切诸智非无眼,于一切法无有疑,普照世间光平等,及以微笑有何缘?
往昔劫数尊行施,清净戒行如宝珠,住忍不动如须弥,尊今光笑有何缘?
常修精进及禅定,得免诸有生死等,意行深远犹如海,微笑放光有何缘?
常行慈悲无休息,及以喜舍亦复尔,迷失路者能济拔,尊笑放光有何缘?
尊一毛孔出光明,遍至十方无量刹,忽然覆蔽日月光,夺彼威力作他眼。
所出音声妙清净,具六十种世独尊,所有闻者无厌足,复能除灭诸烦恼。
于十方刹无量众,一切心有所行者,世尊知已决疑网,尊笑放光有何缘?
谁今决定发道意,谁今乘佛广大乘,谁今如是满心愿,世尊微笑而放光?
谁今降伏四种魔,谓烦恼魔及死魔,阴魔及以天魔等,微笑放光有何缘?
世尊今谁证大利,谁作法丰人师子,名闻谁至十方刹,如是微笑及放光?
一切智者灭不善,诸慈行中最胜慈,于诸分别皆已断,微笑放光有何缘?
何谁今得广大利,谁复今得满愿心,和合十力今是谁,如是放光及微笑?
千万诸天在虚空,夜叉金翅摩呼罗,及诸天女合掌礼,瞻仰世尊欢喜心。
聚集无量诸菩萨,十方刹土悉瞻仰,深智如海欲听法,净意光笑有何缘?

尔时,世尊即以偈句报阿难言:

阿难汝观此童女,合十指掌在我前,彼见诸佛妙神通,即发无上菩提意。
过去曾见三百佛,生生世世所见者,恒生恭敬而尊重,常愿云何证菩提。
愿不生于恶道里,唯愿生天及人中,生处不忘菩提心,命终已后知宿命。
昔见如来名迦叶,在于楼上坠下身,供养彼尊迦叶故,现得无生及顺忍。
复有佛号钩娄村,奉施一具妙衣服,是故现得金色体,清净显赫如月天。
有佛迦尼迦牟尼,香华涂末供养彼,以是口出妙香气,犹如栴檀优钵罗。
佛名尸弃两足尊,瞻仰彼尊满七日,是故两目青莲色,诸类看者不知厌。
厌离诸欲五百世,常行清净诸梵行,若人起欲来观者,乃得清净无欲心。
是故三十三天生,从彼来生离车种,一切生处知宿缘,巧说诸偈微妙句。
教化父母及诸亲,利益无量众生等,为欲教化发菩提,故生豪贵大离车。
童女男夫妇人等,教化令入佛乘中,二万三千诸人类,成熟无量菩提道。
其女转此女人身,不久出家在我法,广行清净大梵行,此处命终还生天。
从天命终复生此,于后恶世护我法,与此众类作利益,舍命还生兜率陀。
当来弥勒下生时,儴佉轮王家作子,其于彼众多才艺,可喜端正备诸德。
供养彼尊三月日,及诸左右众围绕,于彼佛边得出家,六千三百众随逐。
受持彼佛正法已,然后往生安乐土,既得往见阿弥陀,礼拜尊重而供养。
当于贤劫诸佛刹,十方所有诸世界,及以恒河沙如来,悉为彼众作利益。
精进智慧禅定力,供养如是诸世尊,劫数诸佛供养已,教化无量千万众。
于后八万俱致劫,当得作佛名月上,彼尊名号月上者,眉间白毫出妙光。
其光金色甚耀丽,显赫遍照彼佛刹,日月火光及摩尼,星宿诸光悉不现。
昼夜岁月及四时,皆由彼光更无别,彼刹当无辟支佛,声闻罗汉亦无名。
清净勇猛菩萨众,彼尊唯当有如是,彼众身并黄金色,百种诸相具庄严。
悉名为人妙可喜,彼刹无欲胎生者,莲华台中自化生,生已即有大威德。
于算数中不可量,无量神通至诸刹,无生忍法无障碍,彼刹无魔及外道。
亦无破戒恶朋友,受净报如兜率陀,若有彼刹所生者,诸受果报悉平等。
金银真珠微妙网,广大遍覆彼世间,彼大世尊寿命长,住世七十三千劫。
寿尽涅槃灭度后,正法住世满一劫,彼尊在世及灭度,法教一住无有殊。
我若一劫赞叹彼,世尊刹土诸功德,今日所说诸譬喻,如海取于一渧水。

尔时月上从佛对闻与已授记,闻已欢喜踊跃无量,飞腾虚空,去地高至七多罗树。既住于彼七多罗已,其女于即转彼女身变为男子。即时大地皆悉震动,出大音声雨天华雨,出大光明遍照世界。尔时月上菩萨即住彼空,以偈叹佛,作如是言:

假动须弥空倒地,修罗住处皆悉灭,大海枯涸月天坠,如来终不出妄言。
假使十方众同心,或火成水水成火,无量功德最大尊,利益众生无异说。
大地虚空成混沌,百刹同入芥子中,罗网可用缚猛风,如来终不有妄语。
世尊如是真实言,故我决住菩提道,今既大地遍震动,我证菩提定无疑。
我今既得菩提记,即转法轮无有别,犹如世尊所说法,我百数劫已得闻。
利益天人八部辈,及诸比丘四众等,又为无量诸菩萨,汝等于佛莫生疑。
当来悉成无分别,是故决发菩提心,诸法皆悉如幻化,诸佛所说如梦想。
是处无人无养育,众生命及富伽罗,如是诸法本性者,喻如虚空无有异。
我先所有女人身,彼身空体亦无实,既无实体是为空,空体无物无可取。
彼身颠倒分别生,分别犹如鸟飞空,意欲成就佛菩提,复欲降伏四魔众。
复欲三千大千界,转于微妙大法轮,汝等猛发菩提意,尊重供养婆伽婆。
不久当成功德尊,同于真体无有别,善利丈夫尊沙门,二足中尊我顶礼。
能施爱物常得爱,能施法财得自在,佛是乐本能与乐,能伏怨仇及诸魔。
我叹应叹最胜尊,又叹自在无羡者,我意所观诸方处,愿见诸佛不思议。
放光如今释师子,我亦当知十方佛,皆悉同体觉一法,于真如法悉无二。
无量众生同实际,有此忍者当作佛。

尔时月上菩萨说此偈已,从空而下头面作礼。彼作礼时头未离地,而有无量百千数佛现其目前。彼等诸佛同音授彼月上之记,当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月上菩萨眼自对见彼百千佛授其记已,欢喜踊跃遍满其体不能自胜,即从如来求请出家。白言:善哉!唯愿世尊,自说法中与我出家。佛即告彼月上菩萨:若必然者,当问父母听汝已不?

尔时,童子所生父母对见如是变化神通,复从佛闻为彼授记,而佛白言:如是世尊,我等已许。唯愿世尊放彼出家,又愿我等于未来世会如此法。

尔时,世尊即放童子而出家也。时彼童子当出家时,即有一万二千人俱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佛说如此法本之时,复有七十那由他诸天人等远尘离垢,于诸法中获得净眼。复有五百诸比丘等于无为法获得漏尽,心得解脱。复有二百比丘尼等与其同类二万人俱,其中或有未曾发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,亦得发于菩提之心。佛说此经已,月上菩萨、长老阿难诸菩萨众,及彼大会天人阿修罗乾闼婆等八部之类,欢喜奉行。

 

 

附录:《月上女经》,二卷。隋·阇那崛多译。收在《大正藏》第十四册。全经主要由散文构成,唯上卷后半为长篇偈颂。

本经叙说印度古代毗耶离城长者维摩诘之女月上受记之经过。月上女以容姿端丽,城内诸公子争来求婚不止,月上女遂告其父:我当自选其人。于择亲之日,月上女飞腾于众人之顶上,并以偈颂启迪诸人,令生厌离诸欲等想。其后还从空下,于诣佛所路上遇舍利弗,与之对扬深义。既到佛所,与文殊师利等菩萨谈论,屡现神变奇瑞,即得佛授记于未来成佛,随即转女身成男子而出家皈佛。

来源:青年佛教研修院     
青年佛教网 闽ICP备09027088号
青年佛教网 《月上女经》 隋·阇那崛多·译_读诵经典 知正法律_深入经藏
您的位置:深入经藏 → 读诵经典 知正法律 → 【 《月上女经》 隋·阇那崛多·译 】

《月上女经》 隋·阇那崛多·译

     日期:2012/7/13

月上女经卷上

如是我闻。一时佛在毗耶离国大树林中草茅精舍,与大比丘五百人俱,皆阿罗汉,复有菩萨八千人俱,皆是大德。有大威力有大神通,悉皆受持诸陀罗尼,得无碍辩得诸禅定,得无生忍具足五通。所言真实无有虚妄离诸誉毁。于己眷属及以利养悉不染著。不求报故为人说法得深法忍能度彼岸。具足无畏已过魔事无有业结。于诸法性无有疑滞。无量百千那由他劫修行成就。恒以悦色慰喻行者终无嚬蹙。善巧辞句心不变改辩说无穷。亦皆成就平等忍法。能于大众说法无畏。说一法句过百千亿那由他劫。得巧方便无尽智慧。知诸三世犹如幻化。亦如阳焰如水中月。如梦如星如空谷响。知诸法性空无相愿心常寂灭。住真如法离诸取舍。既得无量智巧方便。亦知众心所行智巧方便之事。随所化处悉皆能为演说诸法。于众生心无有损害离诸爱染。无复烦恼具足忍行。于诸法性皆悉了知。已得成于诸佛刹土庄严之事。恒常成就念佛三昧。亦能成就劝请佛智。能断种种烦恼诸使。于诸三昧三摩钵帝游戏其中。亦悉能得智巧方便。其名曰文殊师利童子菩萨摩诃萨、观世音菩萨、大势至菩萨、难有菩萨、香象菩萨、不舍担菩萨、日藏菩萨、陀罗尼菩萨、放香光菩萨、雷音菩萨、分别金光明决定王菩萨、那罗延菩萨、宝才菩萨、宝印手菩萨、虚空藏菩萨、喜王菩萨、喜见菩萨、度众生菩萨、常精进菩萨、常喜根菩萨、破恶道菩萨、金刚游步菩萨、三界游步菩萨、行不动菩萨、不空见菩萨、功德藏菩萨、莲华德菩萨、如香象菩萨、得深智辩菩萨、大辩菩萨、法上生菩萨、诸法无疑德菩萨、师子游步菩萨、散诸恐怖菩萨、蔽塞诸障菩萨、师子吼音菩萨、非不言菩萨、辩聚菩萨、弥勒菩萨摩诃萨等而为上首。复有如是百千菩萨摩诃萨俱。

尔时世尊在毗耶离大树林中草茅精舍。时诸国王大臣百官、大富长者婆罗门等、居士人民远来商客,皆悉尊重恭敬奉侍。尔时彼城有离车名毗摩罗诘,其家巨富资财无量,仓库丰盈不可称数,四足二足诸畜生等悉皆充溢。其人有妻名曰无垢,可喜端正形貌姝美女相具足。然彼妇人于时怀妊满足九月,便生一女姿容端正,身体圆足观者无厌。其女生时有大光明,照其家内处处充满。如是生时大地震动,其家门外所有树木并出酥油自然流溢。毗耶离城一切大鼓及诸小鼓,种种音乐不作自鸣。上彻虚空天雨众华,于其宅内四角各有伏藏自开,微密杂宝皆悉出现。其女当生不曾啼哭,即便举手合十指掌,而说偈言:

由昔不造诸恶业,今得如是清净身。若当造作恶业者,不生在此大豪贵。

故由昔断诸恶行,好施调顺不放逸。恭敬严重所尊故,方得生此贤善家。
我念往昔迦叶佛,乞食来入毗耶离,我在楼上见彼尊,如是见已心清净。
我心既得清净已,供养尊重彼如来,尔时现在无香华,涂香末香饮食等。
遂即闻于空中声,佛于世间不求报,慈愍一切诸众生,是故@@@@来乞食。
汝欲供养彼尊者,当发无上菩提心,比于三界设供养,不如信发道心者。
我闻如是空声已,复见诸佛微妙相,遂发不动菩提心,从于楼上坠身下。
住空高一多罗树,复见十方一切佛,犹如杂宝须弥山,迦叶佛身亦复尔。
是时诸佛神力故,曼陀罗花满我手,我时散于迦叶上,即成清净妙花盖。
所见十方诸佛者,微妙相好庄严身,我见曼陀罗华盖,亦复同如迦叶上。
我时空中说是语,愿作两足最胜尊,修行乃至尘数劫,不获菩提誓不退。
天龙乃至非人等,八部其数有二千,闻我如是师子吼,亦发无上菩提意。
我舍三十三天已,还来生于阎浮提,恒常不失贤善行,故劝汝等修福业。
我在三十三天时,供养释迦牟尼佛,今生不为五欲故,唯还供养此如来。
我念宿世诸业报,凡经八十九处生,所受福德皆如今,智者宜应供养佛。

尔时彼女说此偈已,默然而住。其女往昔造诸善根业因缘故,其身自然著诸天服妙宝衣裳,于其身上出妙光明胜于月照,犹如金色耀其家内。然其父母见彼光故,即为立名称为月上。

尔时月上生未几时,其身忽然如八岁大。彼女行住坐立之所,其地皆悉光明晃耀。身诸毛孔出栴檀香,口气香如优钵罗花。毗耶离城所有刹利王公子弟,及诸大臣居士长者婆罗门等,及余大家豪姓种族所有童子,遥闻彼女月上名声端正可喜世无双比。闻是事已,彼等悉皆欲火炽然,心怀热恼遍满身体,一一皆作如是思惟:愿得彼女月上为妇。尔时一切诸童子等作是念已,皆悉往至毗摩罗诘离车之家,通传意趣进止参承。各各皆许无量珍宝,驼驴象马诸财物等。或有共彼离车相见,口胁吓云我当抑夺;或有呵喝作如是言,汝今若不与我女者,我必劫汝床褥卧具,财物衣裳身诸璎珞,一切服饰悉皆将去;或言打者或言缚者,将如是等恐怖之事而以告之。

尔时离车毗摩罗诘心生恐怖,举身毛竖忧愁不乐。作如是念:彼等或有以其势力将欲抑夺我女月上而将去者,或有欲来夺我命者。然彼离车失其本念,烦冤懊恼,嚬眉皱颊,眼目不瞬而向其女。遂即举声啼呼,涕泣泪下如雨。尔时月上见父如是忧愁啼哭,而问之言:父于今者何故懊恼啼哭如此?

尔时离车毗摩罗诘告其女言:汝于今日可不知乎?为汝身故城内一切所有人民,悉皆共我身为恶结,是故各各欲来争汝。我今将恐被其势力劫汝将去,损我身命及诸财宝并皆丧失。

尔时月上即以偈颂报其父言:

假使阎浮大地内,所有一切诸众生,悉各力如那罗延,人人手执利刀仗。
尽其身力趁逐我,彼终不能害得我,慈心毒仗所不害,水火亦复不漂然。

不畏死尸诸鬼便,及以咒咀言说者,慈心决定无嗔恨,慈心毕竟不畏他。
我今起此慈心念,护世犹如护身已,现亦不与他人苦,是故谁当能害我。
厌欲自无有欲想,成慈亦无恚怒痴,我无欲嗔及痴患,是故无能害我者。
我观一切诸众生,皆悉犹如父母想,世间但有此慈者,他人决定不能欺。
假使虚空没于地,及以须弥入芥子,四大海水处牛迹,亦复无能降我身。

尔时月上说此偈已,白父母言:尊者父母,若必定有如此事者,愿于此处毗耶离城四衢道头振其铃铎,号令城内一切人民。作如是言:从今七日,我女月上定当出外,自求婚嫁选择夫主。汝等一切诸男子等未婚娶者,应当各各好自严饰衣服璎珞,亦须扫除城内街巷,布散香华烧香末香及华鬘等悉各备办,竖立宝幢张悬幡盖,如是种种好自庄严。以如是等诸种法用,咨请父母令作是事。尔时父母闻女语已,即取其言,从家而出依女所说,即便振铃遍告城内一切人民作如是言:我女月上从今日后至于七日,当从家出自求婚嫁选择夫主。汝等应当各自怒力庄严衣服扫治街巷,布散香华烧香末香悉各备办,竖立宝幢及诸幡盖,如是种种好自严饰。

尔时,城内一切人民闻此语已心生踊跃,各各自于当家门庭及以街巷严饰壮丽,过上所陈。

尔时城内刹利大臣及婆罗门居士长者乃至工巧所有童男,皆悉沐发澡浴身体涂治妙香,各各争竞严饰衣服及诸璎珞。作如是已,方始复告左右眷属,作如是言:汝等心意不得倾动,莫生余念。其女月上若不来向于我边者,汝等必须强力助我而夺取之。尔时月上至后六日,是月十五圆满之时受八关斋。其夜明静,在于楼上往来经行。佛神力故于其右手忽然有一莲华自出,黄金为茎白银为叶,琉璃为蕊马瑙为台。其花合有一百千叶,光明晔晔妙丽精华,华内有一如来形像,结加趺坐身如金色自然显现,威光赫奕明照彼楼,具三十二丈夫之相,八十种好庄严其身。彼如来像所出光明,亦复遍照月上家内。尔时月上于自右手忽见华已,瞻仰睹彼如来形像,欢喜踊跃遍满其体不能自胜。即便以偈问彼所化如来形像,作如是言:

不审仁者为天龙,为紧那罗夜叉等,为是鬼神阿修罗,唯愿德聚为我说。
尊者此身不思议,犹如金色日天等,或复变化黄色身,忽似颇黎红缥色。
我于身心无有想,见尊功德大欢喜,仁者今为谁所使,未审又从何方来?
不知来意为何缘,来已还欲至何所?尊严显赫如火聚,功德巍巍似须弥。

尔时,彼化如来形像复以偈报月上女言:

我今非天亦非龙,又非夜叉乾闼婆,师子释种佛世尊,今遣我来至儞所。
故非天龙及夜叉,非人亦非紧那罗,非须轮等八部众,我真释种佛使者。

尔时月上复以偈颂白彼所化如来形像,作如是言:

仁今所言佛世尊,彼形色体何所似,愿为我说彼形相,我得闻已如是思。
又自言我佛法使,而不为我说佛相,我观仁威及神力,世间无比即如佛。

尔时,彼化如来形像复以偈答月上女言:

彼尊形体真金色,具三十二大人相,能为众生作福田,是故其名号为佛。
自能觉知一切法,又复了别众生心,若上若中若下者,是故其名号为佛。
于世间事悉知解,及以了知一切法,知诸法已达彼岸,是故其名号为佛。
于诸一切众生心,自心一一能知见,而于众生及与心,二处俱亦不染著。
彼因行施得作佛,及能常持清净戒,又复忍辱及精进、禅定智慧等成佛。
于世事无不知者,所谓一切诸技艺,常怀慈悲喜舍心,是故其名号为佛。
降伏一切诸魔等,名闻震动千万界,自能觉悟无上道,是故其名号为佛。
彼昔恒常能轮转,一切诸法无上轮,光明普照千万刹,常说苦空及无我。
诸佛刹土有千数,百数亿数那由他,广大舌根能遍覆,是故其名号为佛。
诸佛刹土有千数,其数又如恒河沙,彼出大声悉遍满,是故其名号为佛。
诸佛刹土千亿数,彼尊以手能执持,一住不动千万劫,是故其名号为佛。
诸佛刹土千亿数,其刹所有诸须弥,彼尊一毛系缚已,能持行至数亿刹。
闻往诸佛上妙句,于法自在度彼岸,自觉证已能度众,是故其名号为佛。
自在十力皆具足,又能成就四无畏,于诸佛法无有疑,是故其名号为佛。
佛无能作灌顶者,五眼成就悉具足,五根五力等圆备,七觉分道无染著。
善持禁戒善共住,寂定调伏最无比,无谄无曲心调顺,是故其名号为佛。
佛者恒入诸禅定,心无暂乱亦无畏,利益众生说知时,是故其名号为佛。
一切功德悉具足,为诸众生等供养,具一切智见诸法,是故其名号为佛。
我若经由一劫说,或经百数千万劫,何故其名号佛者,说不可尽故名佛。

尔时月上闻此偈已,欢喜踊跃遍满其体不能自胜,心生渴仰欲见如来。复以偈颂白彼化像,作如是言:

尊者如是说功德,我今欲见可得不?智者若闻如此法,决应不乐在家住。
我今若不见佛者,必定不饮不食啖,亦复不乐着睡眠,及以不坐本床铺。
我见尊者已欢喜,复闻彼德获净意,若对见彼佛体相,当更发大欢喜心。
佛大丈夫世难闻,经由劫数百千亿,我已闻斯漏尽名,彼尊今在何方所。
所化如来即报言,法王今在大林内,其有徒众数百千,清净离垢悉勇猛。
一一能负三千界,手擎经劫不疲劳,得定智慧辞无碍,具获多闻如大海。
神通能至数亿刹,一顷遍礼彼诸佛,供养千万诸佛已,于一时顷还复来。
无有我想及佛想,无有刹想及法想,一切诸想悉无染,于诸众生作利益。
汝若欲见彼世尊,及大菩萨声闻众,听于微妙诸佛法,速往彼大导师边。

尔时月上执彼莲华及以化佛,从楼阁上下来,往至父母之边。到已说偈,白其父母,作如是言:

父母观我所执华,微妙茎秆金刚色,又观无上华中者,诸相庄严如山王。
如是微妙最胜尊,何人当可不供养。我今见于遍家内,金色光曜母应知,
其身不可遍度量,须臾变成种种色,赤白黄紫及颇黎,我等今须设供养。
大圣瞿昙在大林,速执华香及末香,父母同往设供养,应获无量诸功德。

父母闻已,唱:善哉!月上此言大利益,遂办种种诸香等宝幢幡盖及花鬘,月上父母及亲眷悉著微妙上衣服,无价珍宝及音声种种庄严悉充备。既严备已,从家出欲往大林世尊边。

尔时月上所期之日,六日已过至第七日。时有无量千数大众@@@@,俱来看彼月上。于时众内或有诸人以欲恼心而来会者,或有因看毗耶离城,观其城上所有庄严却敌楼橹雀堕寮窗勾栏藻棁诸雕饰事而来会者。时有无量男夫妇女因涉彼城而看月上。尔时月上仍执彼华,其女父母及其眷属赍诸花鬘涂香末香种种烧香上妙衣服、宝幢幡盖种种音声,左右侍从周匝围绕,从家而出在于街巷。

尔时月上诸眷属等出至街巷,如是行时,无量无边千数人众见彼月上在于街巷进止行时,即诣其所而口悉各唱如是言:此是我妻,此是我妻!尔时毗耶离大城之内,或有诸人一时走来,出声大叫向月上女。是时彼女见其大众速疾来故,遂即飞腾在于虚空高一多罗,仍执彼华在空而住,以偈白彼诸大众言:

汝等观我此妙身,犹如真金带火色,非因昔发欲心故,能得如是微妙身。
弃舍淫欲如火坑,及诸世事不染著,能行苦行调六根,及行清净诸梵行。
见他妻妾不贪欲,皆生姊妹及母想,如是当生可喜身,众人乐见无厌足。
我身毛孔出妙香,汝岂不闻满此城,此非欲心所熏得,皆由布施调伏果。
我今本无淫欲心,汝于无欲莫生欲,今此尊像证明我,如我实语无有虚。
汝等昔或作我父,我或于汝昔为母,互作父母及兄弟,云何于此生欲心?
我或往昔杀汝等,汝等或复杀我来,各作怨仇互相杀,云何于此生欲想?
非因有欲得端正,有欲定当生不善,有欲心者无解脱,是故今须舍欲心。
若堕地狱及饿鬼,及以畜生种类中,鸠槃夜叉阿修罗,卑舍遮等皆因欲。
眼瞎无舌跛与聋,身体形容悉丑陋,一切种种诸过恶,皆由往业多欲心。
若于来世作轮王、帝释三十三天主、大梵自在诸天等,皆由广行净梵行。
生盲喑哑失本性,猪狗马驴及骆驼、象牛虎蝇蚊虻等,皆由多欲获此报。
生大地主喜乐家,豪富长者及居士,如此皆因行梵行,现得欢喜常受乐。
负重煮炙烟熏鼻,枷锁杻械挝辱身,斩截刖劓及挑眼,为人仆使皆因欲。
欲作缘觉及罗汉,众相庄严诸佛身,自觉觉他广利益,皆由舍离有欲想。
行欲非唯一种患,多诸过恶无利益,速望解脱诸欲者,共我往诣如来边。
更无归依能拔罪,唯有诸佛天人尊,汝等速往彼尊边,无量劫数佛难睹。

尔时月上说此偈句语诸人已,是时大地皆悉震动。于虚空内而有无量诸天子等,扬声大叫舞弄身衣,咏歌啸调无量无数,雨诸天华百数千数,作诸音乐不可具宣。

尔时大众见闻是已,遂生厌离诸欲等想,生希有想未曾有想。当于尔时,举身毛竖更无欲恼,无嗔无恚无贪无痴,无怒无妒无嫉无诤,无复烦恼无有诸使,皆以欢悦润泽其身,各各互生父母兄弟姊妹诸亲尊长等想。既舍一切诸烦恼讫,各各头面礼月上女。

尔时大众所执香华末香涂香、华鬘衣服诸璎珞等,悉将散掷向于月上。既散掷已,佛神力故,其物在彼化如来上成一伞盖,广半由旬。

尔时月上还从空下去地四指,足步虚空经行来往。须臾即出毗耶离城,欲向释迦如来之所。尔时月上安足之处地皆震动,而彼大众其数八万四千人,俱随从月上次第而去。

尔时长老舍利弗共五百比丘,于晨朝时整衣持钵,为乞食故便来向于毗耶离城。时彼声闻诸徒众等遥见月上与其大众前后围绕相向而来。时舍利弗遂白长老摩诃迦叶,作如是言:长老迦叶,彼所来者是月上女欲向佛边。我等且可逆问彼女,随意义趣,验试其女得忍已不?

尔时长老舍利弗等五百比丘前行,既至月上女边,到已告言:汝于今者欲何所去?其月上女即报长老舍利弗言:尊舍利弗,今既问我作如是言汝今欲向何所去者,我今亦如舍利弗去如是去耳。

尔时舍利弗复报月上作如是言:我今欲入毗耶离城,汝于今者乃从彼出。云何报言我今亦如舍利弗去作如是去?

尔时月上复报长老舍利弗言:然舍利弗举足下足凡依何处?舍利弗言:我今举足及以下足并依虚空。其女复报舍利弗言:我亦如是举足安足悉依虚空,而虚空界不作分别,是故我言亦如尊者舍利弗去如是去耳!尊舍利弗,此事且然。今舍利弗行何行也?舍利弗言:我向涅槃如是行也。其女复白舍利弗言:尊舍利弗,一切诸法岂不向于涅槃行也,我于今者亦向彼行。

尔时长老舍利弗复问月上作如是言:若一切法向涅槃者,汝今云何而不灭度?其女报言:尊舍利弗,若向涅槃即不灭度。何以故?其涅槃行不生灭故。涅槃行者不可得见,体无分别无可灭者。以是义故,行涅槃者即是涅槃。尔时舍利弗复问月上作如是言:汝于今者行何乘也,为行声闻乘?为行辟支佛乘?为行大乘?尔时月上报舍利弗作如是言:尊舍利弗,今既问我行何乘者,我今还问尊舍利弗,唯愿如是随意答我。如舍利弗所证法者,为行声闻乘?为行辟支佛乘?为行大乘?

尔时舍利弗复报彼女作如是言:非也月上。所以者何?然彼法者,无可分别亦无言说,非别非一亦非众多。

尔时月上报彼尊者舍利弗言:是故不应分别诸法一相、异相、无别异相,于诸相中无有可住,故涅槃者实无可灭。

尔时长老舍利弗复告月上作如是言:希有希有!汝今乃能如此辩才无有滞碍,是故汝昔曾更奉侍几许佛来?尔时月上报舍利弗作如是言:尊舍利弗,今问于我汝昔曾更奉侍几许诸佛来者,犹如实际与法界也。

时舍利弗复问女言:所言实际及与法界有几许也?女复答言:如无明有及以爱等,无有异也。

时舍利弗复问女言:无明有爱复有几许?其女报言:如众生界无有异也。时舍利弗复问女言:众生界者复有几许?其女报言:如彼过去未来现在诸佛境界。舍利弗言:若如此者,汝说何事是何解释?其女报言:依尊者问我还依答。

时舍利弗复问女言:我问何义?其女答言:问文字也。舍利弗言:彼文字灭无有足迹。其女答言:尊舍利弗,如是灭相一切法中,如有问者如有答者,二俱灭相不可得也。

月上女经卷下

尔时长老舍利弗复问月上作如是言:汝于今者在菩萨地有是忍相,汝当不久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尔时月上作如是言:尊舍利弗,夫菩提者无有言说,但以假名文字说耳;所言成者亦假名说,若久若近俱是名字。尊者,云何作如是言,汝当不久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也?尊舍利弗,夫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,彼无生处亦不可说,无有体性其间亦复无可成者。何以故?菩提之体无有二相。是故菩提无二离一。

尔时舍利弗告月上女作如是言:汝今但当先向佛所。我等须臾为听法故,不久当还向于彼处而来听法。

尔时月上复白长老舍利弗言:尊舍利弗,如来不为听法者说,亦复不为乐法者说。舍利弗言:如来若尔为谁说法?彼女答言:尊舍利弗,若有所闻,不生著想无欣乐相,如来乃为如是说法。

尔时舍利弗复语月上作如是言:若有众生诣佛听法,为闻法故,如来尔时岂不为彼而说法也?

尔时月上复答彼言:若有众生作如是想,此是如来为我说法。如是众生住于我想。若有真洞入法性者则无是念,终不云佛为我等故说如是法。尔时尊者摩诃迦叶告于长老舍利弗言:尊舍利弗,此女今既诣向佛边,今日必当有大法义,我等亦可回还而去。今日宁可不食为善,莫使我等身在于外而不得闻如是法义。是故彼等诸声闻众遂即回还,随逐月上向于佛所。

尔时月上渐行至彼大林之内草茅精舍,诣于佛所顶礼佛足右绕三匝,所持香华末香涂香、衣服资财宝幢幡盖所奉佛者,以散佛上,散已复散。彼时大众所持香华华鬘涂香及以末香亦散佛上,散已复散。所散诸华于佛顶上成一华盖,纵广遍覆满十由旬。

尔时童子文殊师利告月上女作如是言:汝于往昔从何舍身而来生此,当舍此身复生何处?其女答言:文殊师利于意云何?我今所执如来形像坐莲华者,从何舍身而来生此,今舍此身当生何处?文殊师利复言月上:此是化耳。夫言化者无处舍身后亦无生。其女报言:如是如是。文殊师利,一切诸法本体是化,我于彼法不见舍时不见生时。

尔时不空见菩萨告月上女作如是言:如是月上,既不可以女身成佛,汝今何故不转女身?其女答言:善男子,夫空体者无回无转,一切诸法亦复如是。云何令我而转女身?尔时持地菩萨复告月上作如是言:汝颇曾见如来已不?其女答言:善男子,我见如来如我手中所执化佛,如是如来等无有异。尔时辩聚菩萨复告月上作如是言:汝今能辩法义已不?时女答言:善男子,法界之体不可言说,亦不可以文字算数之所摄受。

尔时无碍辩菩萨复告月上作如是言:汝于过去诸如来所闻何等法?其女答言:善男子,今可仰观如上虚空,如来说法与此虚空等无有异,其所听者亦复如是。善男子,而彼法相等如虚空无异无别。

尔时虚空藏菩萨告彼女言:汝于往昔所施诸佛,云何奉施云何回向?其女报言:善男子,如我于此所化佛像施彼佛僧,所获功德其事云何?时虚空藏菩萨报月上言:此佛是化,若于彼施无功德相。其女答言:善男子,我亦如是往于昔日诸如来前,所行布施及以回向,亦作是相亦作如是回向。尔时不损他心菩萨复作是言:汝今云何能于一切诸众生等得以慈心而普遍也?其女答言:善男子,如彼众生等无有异。菩萨复言:彼诸众生其事云何?女复答言:众生之事,非是过去亦非未来亦非现在,而彼慈心亦复如是,非是过去非是未来非是现在之所摄也,亦复不可以言说也。善男子,而彼慈心其事如是。

尔时喜王菩萨复问彼女作如是言:汝于今者得法眼不?其女答言:善男子。我今肉眼犹尚不得,况得法眼?

尔时坚意菩萨复告彼女作如是言:汝行菩提经今几时?其女答言:善男子,如彼阳焰经今几时,我发菩提亦复如是。

尔时弥勒菩萨告彼女言:汝于何时当得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?其女答言:亦如弥勒菩萨,何时得超凡夫行地?

尔时长老舍利弗复白佛言:世尊,希有此女如是辩才,云何乃能与如是等铠甲大龙共相问答?卓立不坐,复不屈身礼诸菩萨。

尔时月上白舍利弗作如是言:尊舍利弗,譬如小火体能烧故,所有诸物悉皆能烧。如是如是。尊舍利弗,诸菩萨等与于诸佛亦无有异,于诸行中欲烧一切诸烦恼时,所有烦恼或自或他莫不能烧。

尔时舍利弗复问女言:汝当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,而彼佛刹当如之何?其女答言:尊舍利弗,我于当来佛刹之中,无有如是小行小智名字狭劣,犹如今日舍利弗者。我必当取如是佛刹。

尔时舍利弗复言月上:汝既说言一切法界与如来体等无有异,今者所见云何胜负?月上女言:尊舍利弗,譬如大海与于牛迹,然彼二水等无有异,而彼牛迹不受无量无边众生如大海者。如是如是。尊舍利弗,诸佛声闻虽同法界,而诸声闻不能为于无量无边诸众生辈作大利益如诸佛者。又舍利弗,譬如芥子内有虚空,十方世界亦有虚空,彼二虚空虽无有异,然芥子空不能容受聚落城邑,不能建立须弥巨海,似如十方世界空者。如是如是。尊舍利弗,虽于一空无想无愿,而有诸佛与声闻同,然彼声闻不能与彼无量无边诸众生辈作大利益,如似诸佛多陀阿伽度阿罗诃三藐三佛陀者。

尔时长老舍利弗言:如是月上。佛与声闻所得解脱岂不等也?月上答言:尊舍利弗,勿作是说乃言诸佛与彼声闻解脱同等。

时舍利弗复问女言:如是之事其相云何?女复答言:尊舍利弗,我于今者欲有所问,如尊者意为我说之。尊者证得心解脱时,颇能令此三千大千如是世界平如掌不?颇有树木及以诸山悉各倾低向汝已不?颇或能有除灭一切诸恶已不?颇有悉除一切众生烦恼已不?颇有能得一切诸天顶礼已不?颇有魔众聚集遍满三十由旬而来已不?颇有一念起智慧心得解脱已不?颇复能降一切诸魔眷属已不?

时舍利弗答月上女作如是言:我于如是一切诸事悉无有一。其女复言:尊舍利弗,菩萨在于菩提道场能有如是胜妙诸事,复有无量无边胜事。尊舍利弗,声闻解脱诸佛解脱,乃有如是胜负优劣差别之事。尊者云何作如是念,谓佛如来与于声闻解脱等也?

尔时世尊赞月上女作如是言:善哉善哉月上,汝今乃能如是无碍辩说。尔时所化如来形像在月上女右手之中,即从华起至世尊所,围绕世尊满三匝已,从脐而入。佛神力故,大地震动。

尔时世尊一一毛孔出一莲华,色如真金,白银为叶,功德藏宝以为莲台。彼诸华内自然各各复出一佛结跏趺坐,彼诸如来所化形像众相庄严,遍至十方诸佛刹土,自然显现为彼说法。彼诸佛刹所说法句,以佛神力声还闻此如来刹土。

尔时月上见如是等妙胜神通,欢喜踊跃遍满其体不能自胜。其女右手所执莲华,遂捉投掷如来身上。其华到已,在于佛顶成一花帐。其帐方整下有四柱,纵广正等如依绳墨。帐中自然化出一座,众宝庄严无量天衣以覆座上。其座尔时忽复有一化佛形像如释迦者,坐彼座上结加趺坐分明显著。而月上女掷彼华时作是愿言:世尊,愿我藉此善根因缘力故,于未来世若诸众生住我相者,为说其法令除我相。

尔时彼女以佛神力,忽然复有第二莲华现其右手。彼女于是复以其华掷向如来,其华至已,在如来上为第二帐,众宝庄严如上所说。于时彼女复言:世尊,愿我藉此善根因缘,于未来世若有众生住我见者,为说其法得除我见。

尔时彼女以佛神力,忽然复有第三莲华现其右手。其女尔时复以此华掷向如来,于即化成第三华帐,众宝庄严如上所说。是时彼女复言:世尊,愿我藉此善根因缘,于未来世若有众生住于一切分别相者,我为说法除其分别,及除贪欲嗔恚痴等。

尔时彼女忽然复有第四莲华现其右手,其女亦复以彼莲华投掷如来,至于佛顶,寻复化成第四华帐,其所庄严如上所说。复言:世尊,愿我藉此善根因缘,于未来世若有众生住四颠倒,我为说法令除四倒。

尔时彼女复以如来神通力故,忽然复有第五莲华现其右手。其女尔时复以其华向如来掷,其华至已在于佛顶,亦即成其第五华帐,其帐庄严亦如上说。其女于时复言:世尊,愿我藉此善根因缘,于当来世若有众生五盖覆者,为说其法令除五盖。

尔时彼女以佛神力,忽然复有第六莲华现其右手。其女亦复持彼莲华掷向如来,其华至已在于佛顶,亦复化成第六华帐,其所庄严如上所说。是时彼女复言:世尊,愿我藉此善根因缘,未来世中若有众生著六入者,我为说法令离彼著。

尔时彼女以佛神力,于其右手忽然复有第七莲华自然显现。其女尔时复以彼华掷向如来,至佛顶已即复变成第七华帐,形状大小如上所说。其女尔时复言:世尊,愿我藉此善根因缘,于当来世若有众生住著七识,我为说法令其除断。

尔时彼女以佛神力,忽然复有第八莲华现其右手。其女复持向佛而掷,其华至已次第成其第八华帐,形状纵广亦如上说。其女于是复言:世尊,愿我来世藉此善因,若有众生著八颠倒,为说其法令悉除灭。

尔时彼女以佛神力,忽然复有第九莲华现其右手。其女复将遥掷佛顶,其华至已次第复成第九华帐,其帐纵广如上所说。其女于是复言:世尊,愿我藉此善根因缘,于当来世若有众生住九使者,我为说法令除九使。

尔时彼女以佛神力,忽然复有第十莲华现其右手。其女于是复以彼华掷如来顶,其华至已次第复成第十华帐,庄严纵广如上所说。其女尔时复言:世尊,愿我藉此善根因缘,于当来世具足十力,如今世尊放大光明照十方刹等无有异。

尔时彼等所化华帐高至梵宫,是以地居乃至大梵诸天子等因彼华帐,复与无量千万天众同来@@@@。

尔时世尊便有微笑,然诸佛等有如是法,微笑之时从其口出种种色光,其光所谓青黄赤白颇梨等色,及以金银如是等色,而彼光照至于无量无边佛土,普至梵天覆翳日月,光明威力胜盛无比,晃耀显赫还入佛顶。尔时,众中长老阿难从坐而起,整理衣服偏袒右臂,右膝著地合十指掌,以偈问佛微笑放光因缘之事:

一切诸智非无眼,于一切法无有疑,普照世间光平等,及以微笑有何缘?
往昔劫数尊行施,清净戒行如宝珠,住忍不动如须弥,尊今光笑有何缘?
常修精进及禅定,得免诸有生死等,意行深远犹如海,微笑放光有何缘?
常行慈悲无休息,及以喜舍亦复尔,迷失路者能济拔,尊笑放光有何缘?
尊一毛孔出光明,遍至十方无量刹,忽然覆蔽日月光,夺彼威力作他眼。
所出音声妙清净,具六十种世独尊,所有闻者无厌足,复能除灭诸烦恼。
于十方刹无量众,一切心有所行者,世尊知已决疑网,尊笑放光有何缘?
谁今决定发道意,谁今乘佛广大乘,谁今如是满心愿,世尊微笑而放光?
谁今降伏四种魔,谓烦恼魔及死魔,阴魔及以天魔等,微笑放光有何缘?
世尊今谁证大利,谁作法丰人师子,名闻谁至十方刹,如是微笑及放光?
一切智者灭不善,诸慈行中最胜慈,于诸分别皆已断,微笑放光有何缘?
何谁今得广大利,谁复今得满愿心,和合十力今是谁,如是放光及微笑?
千万诸天在虚空,夜叉金翅摩呼罗,及诸天女合掌礼,瞻仰世尊欢喜心。
聚集无量诸菩萨,十方刹土悉瞻仰,深智如海欲听法,净意光笑有何缘?

尔时,世尊即以偈句报阿难言:

阿难汝观此童女,合十指掌在我前,彼见诸佛妙神通,即发无上菩提意。
过去曾见三百佛,生生世世所见者,恒生恭敬而尊重,常愿云何证菩提。
愿不生于恶道里,唯愿生天及人中,生处不忘菩提心,命终已后知宿命。
昔见如来名迦叶,在于楼上坠下身,供养彼尊迦叶故,现得无生及顺忍。
复有佛号钩娄村,奉施一具妙衣服,是故现得金色体,清净显赫如月天。
有佛迦尼迦牟尼,香华涂末供养彼,以是口出妙香气,犹如栴檀优钵罗。
佛名尸弃两足尊,瞻仰彼尊满七日,是故两目青莲色,诸类看者不知厌。
厌离诸欲五百世,常行清净诸梵行,若人起欲来观者,乃得清净无欲心。
是故三十三天生,从彼来生离车种,一切生处知宿缘,巧说诸偈微妙句。
教化父母及诸亲,利益无量众生等,为欲教化发菩提,故生豪贵大离车。
童女男夫妇人等,教化令入佛乘中,二万三千诸人类,成熟无量菩提道。
其女转此女人身,不久出家在我法,广行清净大梵行,此处命终还生天。
从天命终复生此,于后恶世护我法,与此众类作利益,舍命还生兜率陀。
当来弥勒下生时,儴佉轮王家作子,其于彼众多才艺,可喜端正备诸德。
供养彼尊三月日,及诸左右众围绕,于彼佛边得出家,六千三百众随逐。
受持彼佛正法已,然后往生安乐土,既得往见阿弥陀,礼拜尊重而供养。
当于贤劫诸佛刹,十方所有诸世界,及以恒河沙如来,悉为彼众作利益。
精进智慧禅定力,供养如是诸世尊,劫数诸佛供养已,教化无量千万众。
于后八万俱致劫,当得作佛名月上,彼尊名号月上者,眉间白毫出妙光。
其光金色甚耀丽,显赫遍照彼佛刹,日月火光及摩尼,星宿诸光悉不现。
昼夜岁月及四时,皆由彼光更无别,彼刹当无辟支佛,声闻罗汉亦无名。
清净勇猛菩萨众,彼尊唯当有如是,彼众身并黄金色,百种诸相具庄严。
悉名为人妙可喜,彼刹无欲胎生者,莲华台中自化生,生已即有大威德。
于算数中不可量,无量神通至诸刹,无生忍法无障碍,彼刹无魔及外道。
亦无破戒恶朋友,受净报如兜率陀,若有彼刹所生者,诸受果报悉平等。
金银真珠微妙网,广大遍覆彼世间,彼大世尊寿命长,住世七十三千劫。
寿尽涅槃灭度后,正法住世满一劫,彼尊在世及灭度,法教一住无有殊。
我若一劫赞叹彼,世尊刹土诸功德,今日所说诸譬喻,如海取于一渧水。

尔时月上从佛对闻与已授记,闻已欢喜踊跃无量,飞腾虚空,去地高至七多罗树。既住于彼七多罗已,其女于即转彼女身变为男子。即时大地皆悉震动,出大音声雨天华雨,出大光明遍照世界。尔时月上菩萨即住彼空,以偈叹佛,作如是言:

假动须弥空倒地,修罗住处皆悉灭,大海枯涸月天坠,如来终不出妄言。
假使十方众同心,或火成水水成火,无量功德最大尊,利益众生无异说。
大地虚空成混沌,百刹同入芥子中,罗网可用缚猛风,如来终不有妄语。
世尊如是真实言,故我决住菩提道,今既大地遍震动,我证菩提定无疑。
我今既得菩提记,即转**无有别,犹如世尊所说法,我百数劫已得闻。
利益天人八部辈,及诸比丘四众等,又为无量诸菩萨,汝等于佛莫生疑。
当来悉成无分别,是故决发菩提心,诸法皆悉如幻化,诸佛所说如梦想。
是处无人无养育,众生命及富伽罗,如是诸法本性者,喻如虚空无有异。
我先所有女人身,彼身空体亦无实,既无实体是为空,空体无物无可取。
彼身颠倒分别生,分别犹如鸟飞空,意欲成就佛菩提,复欲降伏四魔众。
复欲三千大千界,转于微妙大**,汝等猛发菩提意,尊重供养婆伽婆。
不久当成功德尊,同于真体无有别,善利丈夫尊沙门,二足中尊我顶礼。
能施爱物常得爱,能施法财得自在,佛是乐本能与乐,能伏怨仇及诸魔。
我叹应叹最胜尊,又叹自在无羡者,我意所观诸方处,愿见诸佛不思议。
放光如今释师子,我亦当知十方佛,皆悉同体觉一法,于真如法悉无二。
无量众生同实际,有此忍者当作佛。

尔时月上菩萨说此偈已,从空而下头面作礼。彼作礼时头未离地,而有无量百千数佛现其目前。彼等诸佛同音授彼月上之记,当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月上菩萨眼自对见彼百千佛授其记已,欢喜踊跃遍满其体不能自胜,即从如来求请出家。白言:善哉!唯愿世尊,自说法中与我出家。佛即告彼月上菩萨:若必然者,当问父母听汝已不?

尔时,童子所生父母对见如是变化神通,复从佛闻为彼授记,而佛白言:如是世尊,我等已许。唯愿世尊放彼出家,又愿我等于未来世会如此法。

尔时,世尊即放童子而出家也。时彼童子当出家时,即有一万二千人俱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佛说如此法本之时,复有七十那由他诸天人等远尘离垢,于诸法中获得净眼。复有五百诸比丘等于无为法获得漏尽,心得解脱。复有二百比丘尼等与其同类二万人俱,其中或有未曾发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,亦得发于菩提之心。佛说此经已,月上菩萨、长老阿难诸菩萨众,及彼大会天人阿修罗乾闼婆等八部之类,欢喜奉行。

 

 

附录:《月上女经》,二卷。隋·阇那崛多译。收在《大正藏》第十四册。全经主要由散文构成,唯上卷后半为长篇偈颂。

本经叙说印度古代毗耶离城长者维摩诘之女月上受记之经过。月上女以容姿端丽,城内诸公子争来求婚不止,月上女遂告其父:我当自选其人。于择亲之日,月上女飞腾于众人之顶上,并以偈颂启迪诸人,令生厌离诸欲等想。其后还从空下,于诣佛所路上遇舍利弗,与之对扬深义。既到佛所,与文殊师利等菩萨谈论,屡现神变奇瑞,即得佛授记于未来成佛,随即转女身成男子而出家皈佛。

来源:青年佛教研修院     
青年佛教网 闽ICP备09027088号